胖头鱼

这里是 请你吃鱼
(想改个名字哈哈哈哈哈)

soul(5)

#哨兵和向导ooc
#剧情长

相安无事的日子过了快两个月。
金泰亨吃着郑号锡给的雪糕脑子放空的坐在办公室里。
“前辈又不去看训练吗?”
田柾国最近总是会时不时的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门口,金泰亨嘴巴里含着雪糕的勺子,盯着站在门口的人。
“前辈?”
“大猫,听话”
领地意识很强的大猫在某个瞬间出现在田柾国身后。
田柾国倒没有被大猫吓到,他看了眼金泰亨的白虎,“前辈最近休息得不好吗?”
“啊....”金泰亨收回精神体,“有点”
“因为结合的事情吗?”田柾国继续问。
金泰亨努努嘴,觉得两个人应该还没有熟悉到这种地步吧。
“前辈今年也不会参加结合,对吗?”
“你可以回去了。”
“为什么?”
金泰亨把吃一半的雪糕盖起来,扔进垃圾桶里。
“你该回去了。”

田柾国接受过专业的训练,田氏的训练可以说是做到十全十美。
所以从田柾国进到这个塔里,金南俊他们几个就知道他另有目的。
“我说,把泰亨接走”闵玧其口气不善的对坐在办公椅上悠哉悠哉的人说。
“为什么?”金南俊看着资料,好歹抬眼看了一下闵玧其,“死不了的人,用不着接走。”
闵玧其眯了眼,哨兵的精神体冲出来抵在金南俊的办公桌前,猛禽的呼吸声也没有让金南俊的脸色差丝毫半分。
“闵队如果精神不稳定的话,应该去找郑队。”
“田柾国敢碰金泰亨一下,我就杀了他。”
闵玧其收回精神体,调头就走。
金南俊在椅子上转了转,三楼办公室的斜对角刚好能看到二楼金泰亨的办公室。
金泰亨正趴在桌子上,估计在睡觉。
金南俊多看了几眼,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前辈”金泰亨有点烦,田柾国是在跟踪他吗?为什么总能出现在他面前,这个塔也不见得这样小把。
“前辈要去食堂吗?”
田柾国看起来刚训练完,刘海湿湿的贴在额头上。
金泰亨觉得脚有些重,低头一看是蛋挞咬住他的裤子不放。
金泰亨蹲下身子,抬起蛋挞的下巴。
从裤子里拿出随身带着的瑞士军刀,指着蛋挞的鼻子。
哨兵的精神体习惯了胡作非为,这下子却被金泰亨威胁得服服帖帖。
“不许咬裤子”金泰亨说,蛋挞委屈的低吼了一声。
“不许委屈”蛋挞可怜巴巴的看了眼田柾国。
田柾国也想解救自家不懂事的娃,可是金泰亨认认真真和蛋挞说话的样子真好看,让他有点舍不得打断。
“起来吧”金泰亨收回小刀,抬头就看见田柾国直勾勾盯着他的眼神。
“在非训练营放出精神体是要被罚的。”
田柾国耸耸肩,“前辈玩一起去食堂吗?”
金泰亨想了好一会,摇着头。
“我们玩保持距离”
“为什么?”田柾国看起来有些难过,本来保持礼貌距离的脚步还往前挪了挪。
金泰亨习惯性的后退,虽然他和田柾国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多,但他还没有到能接受田柾国这样接近他的地步。
“新兵训练的考核我是评判所以....”金泰亨有些心虚的回答。
“骗人”田柾国轻轻的哼了一声,“前辈是不是讨厌我了?”
“.....不至于”金泰亨看着生小气的田柾国,脑子里又蹦出田柾国像蛋挞一样委屈摇尾巴的模样,“你去洗澡,洗完再吃饭”
“前辈呢?”在金泰亨的幻想中,田柾国的尾巴摇得更委屈了。
“....我会在办公室,你...好了就来找我吧”
“那前辈一定要等我哦!”


年轻的哨兵开心的飞奔回自己的房间,看到自己床头的信封有些疑惑。
“啊,好像是你家里人寄来的”同个房间的哨兵提醒他,“里面应该还有别的东西,挺重的”
田柾国摸不着头脑的拿起信封,打开看了看。
一个小小的针管,一瓶小小的透明液体。
还有一张小纸条。
田柾国坐到床头,打开纸条。
其实他来这个塔,本来就是带有目的的。
田氏一族很久以来都在替这个国家的最高权利者暗中办事,田柾国可以说是他们这一辈最有能力的继承者。
上位得到族长的位置只有一条,帮助权利者完成某一件事情,这件事情的完成度可以评判他是否有能力成为族长。
田柾国没什么犹豫就打开纸条。
纸条上只有三个字,一个名字。
一个他再也熟悉不过的名字。
他轻轻的合上纸条,放回信封里,信封里的针管和液体被他拿了出来。
熟练的把液体吸进针管后,田柾国的信封放回枕头下。
从衣柜里拿出换洗的衣服。


在塔里遇见金泰亨,不是田柾国第一次遇见金泰亨。
他十六岁,金泰亨十八岁的那年。
田柾国第一次见到金泰亨。
金泰亨穿着整齐的礼服,站在现在的国王的哥哥身后。
十八岁的金泰亨已经锋芒毕露,身边围绕的都是这个国家的权贵。
田柾国就在不远处看着他,金泰亨看起来有些紧张,一直用手指撩拔眼前的刘海,对别人也保持着礼貌的距离。偶尔点点头,手上的香槟倒是一点也没有喝。
“他是国王的大孙子,注意。”
父亲对田柾国说,田柾国点点头。
他们一族生为皇室,田柾国竟然为以后能够扶持金泰亨而感到开心。
但是开心的事来得快,去得也快。
就想这个国家的风云变化一样。
老国王因病去世,登基的确实国王的第二个儿子。
大皇子因病退回山庄修养,主动将皇位退让给二皇子。
也就是现在的国王。
而那之后,田柾国再也没有见过金泰亨了。
在调查塔内人员的时候才知道金泰亨被调配在这个离国家中心最远的塔内。
他以执行任务为由才来到这个塔。


换做别人来执行这个任务,无非就是除掉一个对国王不利的人。
但如果执行任务的人是田柾国,而除掉的人是金泰亨呢。

田柾国擦了擦头发,面无表情的把针筒放进上衣的袋子里。
深吸了口气。
走出了房门。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