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头鱼

这里是 请你吃鱼
(想改个名字哈哈哈哈哈)

Singularity (前传)

#大纲文/具体情节在正篇会写。

#OOOOOOOOOOOOOOOOC!





#Ladon

 

 

“你们听说了吗,父亲带来了一个新的小孩”

“人类的小孩?”

“呀,上次那个人类的小孩呢?”

“啊….”

 

 

#Syrinx

 

金泰亨是这个神族最小的孩子。

他每天在山林里穿梭,和长着长角的白鹿一起休息,和雪白的乌鸦说话。

他一直跟在自己父亲的身边,这让他比其他姐姐更快的掌握了他们一族的技巧。

 

 

“夏天真热”金泰亨手掌合并的伸到幼小的白鹿嘴边,手心慢慢的涌出清澈的水。

小鹿贴着他的手心,细小的瘙痒敢让他有些开心。

“等我学会了下雨,就天天给你们洗澡”说着还把手心的水撒向天空,落在小鹿的身上。

 

 

“泰亨”

“父亲?”

 

这个时候他的父亲鲜少会出来山林走动。

 

“这是田柾国,你要和他玩吗?”

父亲把躲在身后的小孩往前推了推,那孩子背后背着弓和箭筒,弓上刻着好看的字母。

小孩低着头,人类黑色的毛发在这里是少见的。

“要,谢谢父亲”

 

 

#Pan

 

“你要一直不说话吗?”

金泰亨坐在树下,旁边安安稳稳的睡着几只小鹿。

这个人类的孩子太安静了,还一直低着头。金泰亨很好奇他长什么样子。

“你要摸摸它们吗?”

那个孩子才慢慢抬起头,点了点头。

“…”金泰亨停下手上抚摸小鹿的动作。“你长得真好看”

 

 

金泰亨没有撒谎,这个人类的小孩长得真好看。

他的眼睛圆圆的,金泰亨看着在一边玩耍的小鹿,再看看田柾国。

果然没错,他长得真像一只小鹿。

 

 

“为什么弓上刻着这个呢”

放下戒备的田柾国,把相对于自己弱小的身板更大的弓和箭筒脱下来放在一边。

金泰亨伸手摸了摸弓上刻的字眼。

“pan?”

 

 

“不知道”

田柾国开口,他摸了摸休憩着的鹿。

“我讨厌这里,讨厌阿耳卡狄亚。”

 

 

“我讨厌你。”

 

 

 

# Arcadia

 

 

 

“你应该去陪你父亲了”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他们很快就长大了。

田柾国是父亲给他挑选的保护者。为什么是一个人类之子,为什么是田柾国。

金泰亨从来没有问过自己的父亲。当然他也没有问过田柾国。

 

 

金泰亨赌气般的往山林深处走。

他长大之后,更不喜欢往山林外的宫殿走。他越来越喜欢往山林走。

他能听到身后树木被拨开的稀疏声。

 

“既然你生我的气,那你大可不必跟着我!”

金泰亨长大后,毫无疑问的成为他们一族最俊美的人。

他的姐姐们,虽然也貌美动人,但是金泰亨和她们不一样。

他带着山林的气息。他保留着最美丽的纯真。

 

 

“你的父亲让我跟着你”

长大的田柾国,有着和神族一般的容颜,背后的弓和箭筒现在能轻而易举的带在身上。

那些箭金泰亨做给他的。虽然他从来都没有用过。

他担任着保护金泰亨的责任。

但是金泰亨敢保证这个人一点都不喜欢他。

 

说什么

“我讨厌你”

之类让人伤心的话。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但是金泰亨还是留在心里。

 

为什么?

 

因为他想时时刻刻告诉自己。

田柾国不会爱上他的。田柾国不会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他的。

 

 

金泰亨停下脚步,他转过身看着田柾国。

 

 

“父亲没有告诉你,你可以讨厌我把?”

 

 

# Artemis

 

陷入爱河原来这样容易。

 

金泰亨长大之后就不爱跟在父亲身边了。

他不用学着保护自己,因为有田柾国保护着他。

 

 

田柾国就在他前面的草地上,金泰亨生气,让他离自己远远的。

这个木头就走在另一棵树下呆着。

金泰亨赌气的靠在树上不看他。

 

 

树枝的动静让金泰亨睁开了眼睛。

“Ladon的孩子?”

金泰亨皱着眉头看着他,“你是谁?”

他身边的鹿没有敌意,金泰亨也没戒备的让他慢慢的靠近。

“恩….想要和你约会的人?”

 

 

“住手”

金泰亨看了眼拉开弓的田柾国。

“我和他走走,你别跟过来”

说着把手伸给这个陌生的男孩。

“荣幸至极”

 

 

 

其实他们就很安静的走着。

这片湖水是金泰亨造出来的。

 

每一次田柾国让他伤心生气的时候金泰亨就会往原本干涸的水坑下雨。

 

 

“你很伤心?”

男孩摇动着手上随意摘来的草,他侧着身子看金泰亨。

“你要是再因为他伤心,Arcadia会被你淹没的”

男孩的说笑也不能让金泰亨开心起来。

“你怎么知道的?”

“恩…看那边”男孩指了指湖边的一处,“那棵树,是我”

金泰亨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他。

“啊~要我告诉后边那个人你都说了他什么坏话吗?”

金泰亨脸蛋红红的,“那不是坏话”

“啊~是好话呢?什么我喜欢你拉什么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拉..”

金泰亨像是害怕跟在后面的田柾国会听见一样,伸手捂住了男孩子嘴。

“你不许告诉他”

 

男孩点点头,耸耸肩意识他松手。

“我不用嘴告诉他”

“什么?”

 

 

男孩温热的嘴唇附上来的时候,金泰亨还是发懵的。

他第一次和一个人这样的靠近,他还能感受对方的温热。

 

然后他就听到弓箭穿过空气的声音。

男孩倒下之后变成树叶飞走了。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什么?”

男孩并没有死,他只是树的幻体,金泰亨还能听见他的声音。

“陷入爱情,很危险哦。”

 

 

金泰亨还没有回神,就被一个怀抱圈住。

这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味道。

 

 

“田柾国?”

 

“他亲了你”

 

其实没有,亲他的是树叶。

 

“那应该是我的。”

 

 

 

# Chastity

 

和田柾国陷入爱情是金泰亨意料之外的事情。

 

 

“可是你说你讨厌我?”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可是你也没说过你爱我”

“人类不善于表达”

“可是…”

 

 

和田柾国有肉体关系更是金泰亨意料之外的。

金泰亨的世界里对肉体的探索太少太少,以至于田柾国抚摸他的时候他觉得窒息般的害羞。

 

 

“对于神来说童贞很重要吗?”

“….”金泰亨的手指穿过田柾国柔软的黑色发丝,“不”

 

只是对于金泰亨重要而已。

 

 

他越来越有所察觉,大概是父亲给予的枷锁。

只要他和田柾国有亲密的肉体接触,他的能力就越来越差。

有时候,他甚至连给小鹿喂水的能力都会消失。

 

 

 

“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所以他去面见了他许久未见的父亲。

“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来找您,父亲”

“泰亨,你象征的贞洁再也不在,我没办法保护你了”

他的父亲,从座上向他走来。

“我给你建筑的保护,是你亲手破坏的”

 

 

“终有一天,你会变成一滩毫无生气的水,那只会是因为你自己。”

 

 

 

#leopard

 

这样的事情不仅发生在金泰亨身上。

他们都发现了,田柾国不是人类的事实。

 

 

 

“这就是你的模样?”

金泰亨看着眼前的兽,有些惊讶,但是更多的是不安。

田柾国从来有没这样失态过。

 

 

“我要维持人类的模样好像越来越辛苦了。”

田柾国从黑豹的模样变回来,他显得有些筋疲力尽的靠的金泰亨身上。

 

 

让金泰亨不安的事情确实发生了。

田柾国有时候会不受控制的变成兽态,而且不受控。

 

 

#ice

“兽类会水吗?”

“什么?”

“我们去湖边把?”

 

 

金泰亨在无意中找到田柾国的种族。

那本被风尘已久的书上写着,黑豹无法死亡的话。

 

 

“田柾国”

他们坐在湖边,这个湖在慢慢的干涸。

因为金泰亨也在慢慢的干涸。

“你要和我永远在一起吗?”

 

他们听见脚步声,成群的。

 

 

他的父亲以为威胁可以让金泰亨慢慢的远离田柾国。

但却没有按照他希望的方向发展。

他能感受到他将失去他唯一的儿子。

 

 

“我爱你”

“我知道,你要和我永远在一起吗?”

 

 

他们被一群拿着利弓的人围起来。

 

 

“恩。”

 

 

金泰亨抱着田柾国跳入湖中。

 

 

慌张的人们想要入水把他们捞起来。

山林的鹿把这片小小的湖保护起来。

 

 

“那我们就永远在一起把。”

 

金泰亨亲亲田柾国的嘴唇,他们慢慢的变回自己最初的形态。

金泰亨伸手把湖面冰封起来。他几乎用尽了自己的力气。

 

 

#reed

 

他的父亲来到湖边。

他看见透明的湖面。

 

 

一只闭上眼睛的黑豹。

还有他怀抱里,绿色的芦苇。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