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头鱼

这里是 请你吃鱼
(想改个名字哈哈哈哈哈)

是想要亲吻的关系(上)

#ooc
#人造人  (沉迷于底特律)

窗帘被准时的拉开,嘶拉的那一声还不足以让赖在床上的人起来。
“你应该起来了,在十点有一个会议需要你参加”
拉开窗帘的人把窗帘整理的束起来,走到床边拍了拍裹成一坨的被子,“开完会你有一个和金氏负责人的饭局”

“饶了我吧...”床上的人隔着被子发出抗议“推了”
“这对于你的公司收益并没有好处,而且...”
说话的人还结束自己的表述就被拉进被子里。
“而且你说了不能容许你再推脱下去”
“我什么时候说的”
“昨天晚上。”


田柾国把自己包在床单里,白色的床单一拖一拖的随着他的脚步一直到厨房。
“泰亨,你不应该这样纵容他,看他这样样子”
“早安夫人。”
金泰亨给田柾国放好牛奶和鸡蛋。
“你可以听别人的话,但是不能听他的话”
田母忍不住唠叨几句,“二十多岁的人了还赖床,你下次不穿衣服下楼我就让泰亨把你扔出去,丢人”
田柾国毫不客气的一把搂过现在旁边的金泰亨,等对方疑惑的低下头看着他的时候乘机亲了他一口。
“他才不会这样对我呢”田柾国吧唧着嘴巴里的煎鸡蛋,有些得意的看着他的母亲。
“泰亨,给他安排一整天的行程。”
“好的夫人。”
“不是的妈妈你听我说啊妈妈!”


金泰亨是田柾国十五岁的生日礼物。
他被完美的定制来陪伴田柾国的以前现在和未来的所有时光。
金泰亨不是普通的人造人,他的制造者按照田母的要求给予了金泰亨多余别的人造人的核心芯片之一,情感模块的芯片,她想要金泰亨不是冷冰冰的和田柾国相处,金泰亨对田柾国有绝对的忠诚,和唯一的情感。
但田母也想不到他儿子会爱上金泰亨,她无法轻易的改变他的儿子,但是她可以改变金泰亨。
金泰亨注销关闭了该芯片。他遗忘“情感”是什么。



“你知道在会议上他们会讨论什么吗”田柾国看着给他打领带的金泰亨,这人低着头,认真盯着领带的时候眼睫毛还会微微的颤动,就连鼻尖的痣都那么逼真。
“今天的会议是关于公司广告策划和未来投资预算”
金泰亨本能反应的回答,他没听到田柾国的下一句提问,抬眼看着他。
“你不是小孩子了,你应该学会按时上班”
他试图安慰这个不想上班的大孩子,但是田柾国还是不开心的一屁股坐到床上去。
“可是他们几个老头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去了也是坐在那里听他们讲一些他们以为的事情。”
田柾国多看了金泰亨几眼,确定这人还没有到生气的程度又开口,“而且我难受,我今天真的难受,或许是因为鸡蛋不新鲜,我觉得我应该就在家里休息。”
金泰亨停顿目光测量了一下田柾国的身体机能,并没有异常,“你....”,他觉得他需要换一种说法。
“如果你今天乖乖去上班,或许我可以考虑送给你你想要的东西。”
“恩?”田柾国脑子里出现几个选项,他想要的东西。
A、和金泰亨上床
B、和金泰亨上床
C、和金泰亨上床
到底为什么他会满脑子这种废料啊。
田柾国苦恼的身子一倒到床上,他不可能跟金泰亨提出这种过分的要求,即便他知道他说出来金泰亨肯定会满足他,而且金泰亨不会因此而感到侮辱之类的不愉快感觉,因为金泰亨很少有感觉,把?
“九点了,你必须要出门了。”
金泰亨从衣架上如下西装外套拿在手上,走到床边拉起田柾国。
不料田柾国也拉住他的手,田柾国的手指一下子伸进金泰亨的长袖衬衫的袖口里,轻轻柔柔的按压着那些像是人类血管一样的血管,如果金泰亨能领会,这就跟人类在调情一样的动作。
“你知道为什么我每天都要亲吻你吗?”
这是金泰亨数据库里没有出现过的问题,他的数据库一般是“普通情况下”。如果问“为什么要亲吻”他也能回答“因为人类之间的情感”。
但是这个主语和宾语的使用让他的计算时间比平时多了一些。
“这个问题人类很容易回答,因为我喜欢你”
田柾国看着金泰亨没什么变化的表情,心里空落落的。
他不知道为什么金泰亨在他长大之后就变得冷冰冰的。难道编造他的程序员粗心的以为只有小孩子才需要有感情的陪伴而大人就不需要吗?
“恩,我去上班了”
田柾国拿走金泰亨挂在手臂上的西装外套。
“晚上我回来的时候,可以给我买汉堡吗?”
金泰亨脑子一闪而过的汉堡卡路里,他突然能控制自己要脱口而出的阻止。
“好的。早点回来”
这是一种,他熟悉却又陌生的突破感。
给予肯定回答的金泰亨也没有给郁闷的田柾国带来太大的愉悦感,无论如何金泰亨都能满足自己的不是吗?
如果他足够恶劣,他足够下流的话。或许愉悦感会更大一些。
“还有什么忘记带的吗?”
金泰亨看着穿好鞋子却一直站在门口不动的人,开口提醒了一句。
“那你有忘记带的东西吗?金泰亨”



金泰亨的名字都是田柾国一个字一个字的命名的。
“你姓金好了,我和金家的大哥哥关系最好了”
“泰亨怎么样呢?泰亨的话,泰泰和亨亨都很可爱不是吗?”
十五岁的小孩把巨大的字典从父亲的书房搬到自己的房间,对于他的朋友他觉得异常的开心。
“母亲说我们是兄弟,那你可以陪我睡觉吗?”
“当然可以”
“你可以叫我的名字呀,叫我柾国就可以了”
“好的柾国”
“你好啊泰亨”


金泰亨收拾好田柾国的房间,这个房间从来只有他才能进来打扫。
熟悉的流程,今天却多少让他感到不适。
这种不适甚至蔓延到这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他的零部件按理来说不会出现故障,如果出现故障他的机体也会有自动维修功能或者功能障碍上报系统。
但是没有,没有自动维修,也没有上报。
这种不适的来源似乎剖离他的身体。
这是一种他应该不能拥有的系统,情感。
人造人一般来说不存在情感障碍,因为他们没有被给予情感芯片。



“泰亨?”
“是的夫人”
“你来楼下,我有事和你商量”
“好的夫人”

金泰亨从厨房端来一壶红茶,放在桌子上后给田母倒上一杯。
“柾国现在二十五了”田母闻了一下被子里的茶香,“你给他安排安排,明天和郑氏的小姐见一面”
金泰亨本能的回答“好的夫人”
但是他的处理系统没有及时的把行程记录完备。
他甚至停顿了好一会。

是了,又是这种不适的感觉。

金泰亨看了眼田母,他突然脑子里出现田母带他去找实验室的人,这个画面不应该出现,这个画面并没有存在于金泰亨的记忆里。
按理说,他从来不会失去点滴的画面场景。

“没事你就去忙吧”
田母开口。
“好的夫人。”
金泰亨的瞳孔深了一度,又恢复原样。



他开车来到汉堡店,看着菜单上的套餐,他估算了好一会卡路里,才稍微叹口气的选择了一个相对“健康”的套餐。
看了时间,这个时候田柾国应该在和金氏的人吃饭,金泰亨调出日程表,确定好地点后往饭店开。


田柾国出来的时候金泰亨已经等了三个多小时。
但是他不会觉得累,也不会烦躁,所以对于金泰亨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只是走出来看见他的田柾国有些大惊小怪了。
“你怎么在这?”
“你等了多久?”
“你可以告诉我你来了的”
金泰亨看着田柾国落在后面的金氏,稍微点头提醒了一下田柾国。
田柾国和他们打过招呼后才随金泰亨上车。
“你真的买了?”
一上车就闻到垃圾食品神圣的味道,田柾国脱下外套,和着公文包一起扔到后座。
“你让我买的”
金泰亨发动车子,“接下来你没有行程,要回家吗?”
田柾国吧啦着袋子里的薯条,“你至少让我吃完再回家,妈妈才不让我吃这些呢”
金泰亨点点头,他绕道附近的公园停车场,午饭的时间点,这里很安静,就是偶尔的鸽子,也能听到展翅的声音。
“你怎么了?”田柾国侧着眼神大量着不说话的金泰亨,虽然金泰亨平时也不怎么说话,但是这种安静和以往的不一样。
“我?”
金泰亨看着吃薯条的田柾国,他的意识好像在肆无忌惮的疯狂生长,“为什么你在乎我在想什么?”
没有人会在乎一个人造人在想什么,如果他们知道人造人在思考,多数时候是惊恐,然后销毁这个不听话的人造人。
“.....”
田柾国第一次听到金泰亨顶嘴,他有些震惊的看着金泰亨。
“你....”
金泰亨叹了口气的从袋子里拿出附送的纸巾,仔细的给田柾国擦擦嘴边的番茄酱。
“虽然这样说很奇怪,但是我的脑子很混乱,我的信息处理能力并没有出现问题,但是出于某种缘故我的大脑信息处理器出现了我不熟悉的处理系统”
田柾国忍不住说了一句“能说人话吗?”


“我的大脑出现了情感。我不知道怎么办。我知道你为什么亲吻我,并且我想回报于你同样的感情。”
金泰亨说。

tbc.

评论(4)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