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头鱼

这里是 请你吃鱼
(想改个名字哈哈哈哈哈)

三餐番之蛋炒饭

#去看妇联了 哈哈哈哈哈哈~
#ooc

金泰亨是去年的时候和家里人出柜的。
他小孩那会就不是让爸妈省心的孩子,但是长大了越来越乖,让他爸他妈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他爸给了他一耳光就摔门走人。
那个时候是傍晚,他回老家和爸妈住几天,他妈一直催他找个姑娘,他也一时生气,才说了自己有男朋友这件事情。
他理解他爸接受不了,这一耳光他也受得住。他爸走出去的时候,他还抬眼望了望外面的天气。十月的天开始凉了,晚上乡下露气重,他还有些担心他爸穿少了,该着凉了。


他妈一直没说话。他爸训他的时候就走到厨房了。
金泰亨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痛感好了许多的时候,他妈拿着一盘蛋炒饭放在他前面的桌子上。


小时候每回金泰亨调皮,他爸教训他,他妈就给他炒蛋炒饭。


把电饭煲里的饭勺出来,放进炒菜锅里炒。
开大火炒到饭粒颗颗分明,打两个鸡蛋用铲翻炒几下,不出一分钟鸡蛋就夹在饭粒变得金黄好看。
最后撒点盐和葱花。


这是金泰亨最喜欢的食物。
他妈炒的蛋炒饭最好吃了。


“吃吧”他妈坐到他旁边,她儿子一大早舟车劳顿的来,也该饿了。
“妈...”金泰亨不知道怎么的,抬不起头看他妈。
他不认为自己的性取向有问题,只是心里也会有担心的地方。
“你从小就皮”他妈给他倒了杯水,“你哪回皮了被骂了你爸不是过几天就买点吃的玩的讨好你”
金泰亨忍不住的酸了眼眶,他点着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知道他爱你就好了”
他妈的手一下子一下子的摸着他的脑袋,他好久没有这样被他妈当成小孩子一样哄着,眼眶里的泪珠一颗接一颗的往下掉,滴在裤子上晕开一小摊水渍。
“我知道”


他妈呆了一会就走了。
他拿着汤匙一大口一大口的把蛋炒饭往嘴巴里塞。
冷了的蛋炒饭有些硬,他嗝得心口难受,灌了一大杯水才好受些。


“我跟我爸妈说了”
那是凌晨四点,金泰亨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不知道他爸回来了没有,他也不知道接下来的几天要怎么面对他爸。
所以他给田柾国打了电话。
“...哥,没事吧?”
田柾国的声音听起来一点也不清醒,但是金泰亨知道他担心得很。
突然听见爱人的声音,金泰亨又被自己哽到说不出话。
对面的人听出来他在哭,急切的想要安慰他。
“哥你别哭啊,别哭”
“我没哭”金泰亨用了点力把自己脸上的泪水给擦汗,吸了一下鼻涕,“我爸不开心”
“...我该怎么办呢?”
田柾国的声音听起来很沮丧,金泰亨隔着电话都能想象出他嘴脸往下垂的可怜模样。
“我会哄他开心的!”
金泰亨信誓旦旦的说,他们不能久谈,因为田柾国还要上班,很快就互道晚安的挂了电话。
说的时候是信心满满,但是金泰亨脑子里一点想法都没有。
在床上翻了几下,天就亮了。



他睡到中午十二点才起来。
他妈敲门让他起来吃中饭,开门看见他眼底挂的两黑眼圈还有些担心。
“爸呢?”
看着他妈给他打上饭,还不见他爸的人,金泰亨忍不住开口问了。
“你叔家的母鸡生蛋,多了,让你爸去取些回来。”
他妈还把除草的剪刀拿出来,“你吃完饭去把院子里的草给除咯”


太阳没有那么毒辣,金泰亨带着他爸的农夫草帽蹲在院子里修修剪剪。草里的蚊虫一点也不留情的吱他,金泰亨放下剪子挠了好几下自己的小腿肚,都给他自己抓红了。
“跟你说先涂个肥皂水,说了几回都没听进耳朵里,臭小子”
他爸也不知道在他身后站了多久,突然开口让金泰亨吓了一跳。
“去,进屋去让你妈把药水给你涂上”
金泰亨点点头,还打量了几眼他爸,看起来啥事没有,他都快觉得昨天的事是他梦出来的。
他跟在他爸后边,他爸手里攥着两黑色袋子,他看出来一个是装鸡蛋的。
“你买什么了爸?”
金泰亨想要给他爸拿着他爸还躲了一下,看了他一眼才把被自己攥得皱巴巴的袋子打开,拿出一盒草莓出来塞他手里,然后吧啦几下袋子拿手里就转身走进屋里。
金泰亨看着手上的草莓,十月的草莓不是当季的,小小颗,看起来就是在超市货架上摆放漂亮但是不怎么好吃的草莓。
他爸嘴巴里还唠唠叨叨的。
“几个小草莓还那么贵,这孩子太挑嘴了...”



呆了今天金泰亨就要回首尔了。
他订了车票,拿着他妈给的小菜就到车站等车了。
车还没来,他等来了他爸的一通电话。
“好好吃饭”
“好”
“在家里工作也别顾着玩”
“恩”
“有空回来,你妈过一阵子就唠叨着说想见你”
“好的”
“....”
“爸...”
“下次来带回家我看看,男的也要把把关”
“恩!好的爸!”

评论(3)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