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头鱼

这里是 请你吃鱼
(想改个名字哈哈哈哈哈)

soul(9)

#哨兵和向导ooc

#完结篇。


“救救他!”

“他已经死了。”

“那就用我的命救他!”

如果只能用这种方法让你重新回来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



正文



金泰亨赶回来的时候这个他熟悉的地方早就成为一片废墟了。

金南俊不得已从兵劫持了自己的父亲,扣留在白塔里掉头带兵跟上早就救出金泰亨并且往回赶的闵玧其。

金硕珍的通讯从三十分钟前就断了,金南俊第一次这样慌乱,但是现在只能赶紧回去。

他们到达的时候只能看见虚掩着的断壁和后面被安置起来的伤员,金硕珍指挥着伤员的安置,郑号锡和田柾国带着剩下的人在不远处坚持着。

机甲才站稳在地上,硝烟弥漫的地方传来巨响,金泰亨没办法思考太多上机甲往战场方向跑。



田柾国的机甲损坏太严重了,刚才的巨响是他用重机甲撞向敌人的机甲发出的爆炸声,好在他熟练的退出机甲没有大伤。

看到金泰亨的机甲他还微微的松了口气,“前辈,我去上机甲”

“好”金泰亨看了眼田柾国,田柾国额头受了伤,流下来的血让他的眉毛看起来黏黏糊糊的。

“注意安全”

“好”

两个人没再多说话,金泰亨和后面跟上的闵玧其的出现让原本胜券在握的敌人有些退缩。

金泰亨名气在外,实力和哨兵媲美的向导本来就少见。

跟重要的是他旁边的闵玧其。闵玧其是唯一一个打得过金南俊的。

闵玧其把郑号锡送到伤员处才跟上来的,“别留活口。”

金泰亨轻轻的回答了一声。

老头子留下来的野狗,彻底处理干净了才不会留下后患。

北海夷擅武,但是到底是边缘的民族,体能和军队的训练没有他们强。能让田柾国他们败退也只是因为数量的取胜。

闵玧其有自己的队伍,这个队伍只听命于他,闵玧其让他们不留活口,这不是一件难事。

金泰亨处理完一边的敌人田柾国的机甲就跟上来了。

“前辈!”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开心“你没事把?”

金泰亨因为田柾国的出现有些分神,被敌人的机甲撞了一下,有些生气的金泰亨爆破了自己的机甲下地近战,近战才是他的战场。

“一直想和前辈打一架的,不过现在这样也不错”田柾国一心两用的,一边清理金泰亨割杀后机甲人员之后不受控的机甲,一边和金泰亨说话,“能和喜欢的人并肩作战就是这种感觉吗?”

田柾国笑呵呵的说着,金泰亨奇怪他的话痨的,但是还是一句一句的回答他。

“什么感觉?”

“能把生命交付给你的感觉。”

“....恩”



“前辈!!!”



金泰亨从敌人的机甲下来一个没注意被头上砸下来的石头吓退了几步,慌乱之际敌人瞄准了他,机甲自杀式冲过来划过风和烟,金泰亨看着越来越近的机甲僵硬着动不了。

只是他没有感受到被撞击的疼痛,或者爆炸带来的灼热感。

他首先感受到的是衣服被浸湿的感觉,不是被水浸湿,是被粘稠的,温热的液体浸湿。

“前辈...”

田柾国把金泰亨圈在怀里,机甲撞过来的那一刻他迫不得已跳脱出自己的机甲把另外的机甲撞开,但是距离太近,机甲生生的划过他整个后背。

“田柾国...”

田柾国的身体慢慢的往下掉,金泰亨扔掉手上的武器抱住他。

“好疼啊...”

金泰亨看着田柾国整个背部被划过,大片大片的流血。

“别闭眼”金泰亨转身大声的叫喊救援队的人,“别闭眼”一边对着半阖着眼睛的人。

哨兵的精神体感受到主人濒死的状态,不受控制的出来厮杀靠近他们的人。

“前辈...”田柾国弯了弯嘴角,“下次一定....打一架...”

合上眼睛的田柾国最后轻轻的靠在金泰亨的肩膀上,精神体悲鸣的低吼了一声也跟着他的主人消失了。

金泰亨的衣服都沾满了田柾国流出来的血,他几乎觉得田柾国在慢慢的变轻,慢慢的消失。

“把他带回去”

闵玧其跟部下说,又重新冲上去清理残余的敌人。



被带到伤员安置处的金泰亨不肯放开田柾国。

“把他带去治疗”郑号锡不忍心,但是金泰亨也在流血,他不想一次性失去两个人。

金泰亨不撒手,他抱着他的田柾国,大猫的突然出现让郑号锡警惕起来。

“救救他。”

郑号锡看着金泰亨,他从来没有看过这样坚定的金泰亨。

或许上一秒他还在因为失去田柾国而悲伤,但是下一秒的现在他却决定了用自己的精神体换回田柾国。

“他已经死了。”郑号锡不会答应金泰亨的。

即使用精神体确实可以救回死去的哨兵,但是对于向导的金泰亨来说,失去精神体就失去了他的意义,甚至剥离失败,金泰亨也会丧命。

“那就用我的命救他!”

金泰亨看着郑号锡。

田柾国的血是温热的。

就好像田柾国这个人,让金泰亨能接受另外一个人的温度一样。

我好不容易觉得自己的世界再也不是独自一人的时候,却又独自一人了。

“求你了。”



田柾国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闭上眼睛之前全身的疼痛感还在,身体被各种仪器连接着的他动弹不得。

护士发现他才叫来了他熟悉的面孔。

郑号锡看着醒来的田柾国,松了口气。

“前辈呢?”田柾国还说不出话,他有些着急的张口闭口,郑号锡就算不看他的口型也知道他想问什么。

“你好好休息,休息好了我带你去见他。”

去见他?

田柾国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但是他不愿意多想。



“你不能靠近他。不能碰他。不能...”

“为什么?”

金泰亨被安置在一间很特殊的病房里,床的周围被玻璃围起来,照顾金泰亨的护士们只能隔着玻璃和金泰亨问好交流。

金泰亨的身体没有问题,也没受伤。

“他只是...太敏感了。”郑号锡确定田柾国没有冲动到直接从轮椅上站起来后继续说,“失去精神体让泰亨的身体出于一种过于敏感的状态,就连普通的触碰都会让他...感到疼痛。”

“失去精神体?”田柾国不可置信的看着郑号锡。

“你以为你的命怎么来的?”看着田柾国难过的模样郑号锡也不忍心多责怪他,“泰亨的精神还算稳定,你别太难过”



看着自己推着轮椅慢慢过来的人,金泰亨可算放心了些。

他没办法离开这个房间,金南俊觉得太危险不让他离开半步。所以他从醒过来就没有见过田柾国。

“还好吗?”金泰亨笑着问田柾国,“号锡哥跟我说你醒过来了,只是还需要休息。”

田柾国隔着玻璃看着金泰亨,“为什么?”

为什么要救我呢。

“这样前辈会很孤单...”没有人能够触碰你。没有人能靠近你。

“失去的话才会孤单”

金泰亨的世界本来就只有为数不多的亲近的人。

但是亲近的人,也只有田柾国牵过他的手,在他耳边说话,说着想要接近他的傻话。

“过来。”

金泰亨对着田柾国招招手,田柾国靠近被金泰亨打开的输送口。

金泰亨伸出手。

“前辈?”

“手”

“我不要,你会疼”

田柾国看着金泰亨伸出来停在半空中的手,因为营养液的输送和药物的输送,手背被扎了好几个针孔,看起来紫紫红红的让他心疼。

“你现在可是我的大猫,手”

田柾国伸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金泰亨的手指,金泰亨有些差异意料之中的痛觉没有出现,他有些惊喜的十指扣住田柾国的手,在田柾国担心他疼而慌张的时候有些开心的笑出来。

“不疼。”

“前辈你别骗我!”

金泰亨松开手,穿上鞋子擅自打开玻璃门,玻璃门按照金南俊的要求被安上了警报器,只要友人擅自打开就会发出刺耳的警报声。

田柾国慌张的看着一步一步慢慢向自己走过来的金泰亨,因为脚心的施力金泰亨甚至疼到觉得自己走不到田柾国的面前。

田柾国推着轮椅到金泰亨身边,金泰亨看着他,耳边还是刺耳的警报声,他轻轻的低头在田柾国的嘴巴上亲了一口。

“不疼哦。”

田柾国发愣的看着金泰亨,他笑着,就算现在他只有他了。



“金泰亨你给我滚到床上去!”

听到警报的郑号锡跑过来就看见田柾国把金泰亨抱稳在腿上。

“我带前辈去外面看看”

“好”

“你们两个小混蛋给我站住!”


正文完。


只要还有你,大概就不会那样孤单。



soul

end




“向导能用精神体救人”是在了解哨兵向导设定的时候看到的!

大概因为这个设定所以写到现在拉。

这篇文私设超级多的!而且写得磕磕绊绊的衔接不好,但是第一次写有连续剧情的还是有些开心hhh

会努力进步的!谢谢喜欢~mua~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