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头鱼

这里是 请你吃鱼
(想改个名字哈哈哈哈哈)

突然的脑泡 上

#正泰 ABO

金泰亨实在难受。
教学楼安静得很,下午六点的铃声一响,这栋热热闹闹的楼就走空了人。
星期五下午总是这样让人开心。
本来对于金泰亨来说,星期五也是让人开心的。
但是今天确是意外。

发情期的提前到来让金泰亨慌慌张张的和同行的同学分开后背着书包钻到本来就没人来的实验楼。
小心的关上课室的门,还搬了把椅子放在门口担心有人突然的到访。
给哥哥发了短信之后金泰亨实在受不了的喘着气。

omega从来都是脆弱的。
就算自尊心强的omega,面对本能也只能坐以待毙。
金泰亨把发烫的脸颊使劲的埋在手臂里。
身后慢慢湿润起来的地方让他不得不去在意。
这种难堪让他委屈起来。太委屈了。
但是他也不愿意取悦自己越来越奇怪的身体。
奇怪的意志,金泰亨都快把自己的手咬出血了。

放在门口的椅子被门顶开发出的摩擦地面的刺耳的声音让烧得迷迷糊糊的金泰亨警觉起来。
alpha信息素迫不及待的包围他。
不是像哥哥beta一样温和的感觉。
是突然被占领的感觉。
金泰亨抬起头看着走过来的人。
那个人轻轻的,却又急切的唤着他的名字。
alpha强势的松木味让金泰亨下一秒差点投怀送抱。
他使劲的踢了要抱着他的alpha一脚。
“你走开”

田柾国收到金硕珍的短信就急急忙忙的在学校里找金泰亨。
找了好一会脑子才开窍一样知道金泰亨会躲在哪里。
实验楼三楼的314。是金泰亨睡午觉的地方。

才到三楼他就闻到金泰亨不稳定的信息素。
那股每一次闻到都让他心痒痒的苍兰味。
他打开门看着蜷缩着的金泰亨心里痒,止不住把自己的信息素全给放出来。压得金泰亨喘不过气。
“泰亨哥”
他走过去还没抱过金泰亨就被人给踢了一脚。
黑色的校服裤清清楚楚的出现一个脚印。但是一点也不疼。

他和金泰亨从去年性别分化之后就不常见面了。
他哥哥总是躲着他。躲得他觉得委屈。
他喜欢金泰亨。把他当宝贝疼。
金泰亨对他也好,什么事情都就着他。
知道金泰亨是omega的时候,田柾国欣喜若狂。
他以为以后的生活就是和他泰亨哥结婚生个宝贝两个人开开心心的过一辈。
但是不是。金泰亨跟躲瘟神一样躲着他。
他想问清楚。每一次去金泰亨家都被搪塞出来。

田柾国看着撑着软绵绵的身体就要走的金泰亨一把拉住他。
“去哪”
金泰亨瞪着他。但是田柾国觉得一点威胁力都没有。
反而因为对方眼睛里的水珠差一点没点机智就这样把金泰亨收了。
“不许走”
田柾国从来没有和金泰亨说过重话。
但是他也委屈。
“我能帮哥哥的,如果别人可以的话,为什么我不可以”

他一狠心把金泰亨往实验台压。
胡乱的把金泰亨塞在裤子里的衬衫拖出来。
摸着金泰亨发烫的腰身,啃咬着他有点流汗的脖子。
金泰亨推不开田柾国。
不仅推不开。alpha的占有反而让他躁动不安的身体安静下来。
他受不了。受不了这样需要安慰,情愿被安慰的身体。
田柾国没注意身下人的表情。
他忍不住的使劲揉捏着他心心念念的身体。
他温温柔柔的亲吻着金泰亨的身体,从脖子到胸膛。
金泰亨微弱的喘气声被他收进耳朵里,变了味的给他莫名其妙的冲动。
他拉下金泰亨的裤子,抬起他没力气反抗的腿的时候才发现身下的人喘气的声音越来越大。

金泰亨哭了。
眼泪一大滴一大滴的掉下来。
咬着嘴唇手臂捂住哭疼了的眼睛。
但是他就是不啃声。
喉咙里藏着的不仅是哽咽的声音。
还有他不愿意听到的呻吟声。
他身体软绵绵的根本反抗不了冲动起来的田柾国。
但是他实在不愿意发出半点求饶的声音。

“哥”
田柾国拉了拉金泰亨的手臂。
“你为什么生我气?”
田柾国冷静下来不容易。他觉得自己下身疼得要命。
即便他现在就想不管不顾的把金泰亨完全的占为己有。但是哭着的金泰亨他除了小时候打架之外这是第一次见。
“泰亨哥,你说说话”
田柾国慢慢的把人抱在怀里。
松木的信息素温柔了些。
唯唯诺诺的想讨好被自己吓到的人。
金泰亨还不愿意开口说话。但是小声的哽咽声让田柾国耐心的等待着他。
“泰亨哥要是真的那么讨厌我,那我再也不来找哥哥了,别哭了”
田柾国也被金泰亨因为情绪不稳定而不断溢出的信息素搅和得难受。
他哥太香了。不是那种甜甜腻腻的香。是让他躁动却又舍不得放开的香。
金泰亨好不容易摇摇头。
他吸着鼻子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更加让他难堪的是身后慢慢泥泞起来的地方。
任凭他有多大的自尊心,本能的反应让他受够了折磨。

“哥哥要说清楚再做吗”
田柾国看着好不容易有点冷静下来的人,认认真真问他。
金泰亨心里软踏踏的。因为田柾国看起来可怜极了。
像是主人忘记喂食的大型犬一样跟自己撒娇着。
“omega”金泰亨哭得喉咙有点疼,小声的说话“喜欢吧?”
田柾国习惯了金泰亨主谓宾的不协调。
点点头。又摇摇头。
“喜欢omega”他说。“但是只是喜欢哥哥你这个omega”

tbc💜

评论(4)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