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头鱼

这里是 请你吃鱼
(想改个名字哈哈哈哈哈)

#ooc

#别留住我,这样我们都不会失去。

#是两个害怕失去的人的故事/很奇怪的设定。




“你...”金泰亨本来结束打工回家的时候还在奇怪田柾国今天居然没有来蹲他,走回小区上了楼就发现田柾国蹲在他家门口。

额头还流着血,应该流了很久,微微的结痂了。

“疼。”田柾国站起来揉了揉蹲太久发麻的小腿,“我饿。”

金泰亨也不奇怪田柾国有自己家的地址,拿着钥匙打开门往卧室走。

田柾国稍微打量了一会金泰亨的家,只有他一个人住,很小,但是干干净净的,和金泰亨一样。

“坐着。”金泰亨拿着消毒水和包扎的纱布,田柾国脱下书包坐在小小的沙发里。

金泰亨用棉签粘了消毒水给他擦擦弄脏了的额头。

“打架了?”

田柾国心情好的听着金泰亨的询问,摇摇头,然后被金泰亨固定住脑袋。

“洗脸的时候别弄到水,应该两三天就能...”金泰亨本来说着说停了下来。

田柾国搂着他的腰,把脸蛋埋在他的身体上。

“....”

田柾国在哭,金泰亨脑子里除了打工的衣服要被弄脏了之外,更大的想法是田柾国居然会哭。

金泰亨哄小孩一样的拍着田柾国的背,“我给你煮点吃的?”

田柾国哽咽的恩了一声,又不肯放开金泰亨。

金泰亨身上有好闻的味道,是洗衣粉和咖啡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没事的没事的”

就像很久很久之前妈妈安慰自己一样,金泰亨安慰着田柾国。

田柾国吸了吸鼻子,突然用力翻身把金泰亨压到沙发里,金泰亨拿着消毒水的手被撒了一手的酒精。




喘不过气的感觉,还有交织的液体。

金泰亨难受的拍着田柾国的手臂,田柾国的亲吻太过于鲁莽。

唇齿的磕碰还有同样躁动的舌头,除了觉得田柾国的嘴唇真柔软之外金泰亨觉得自己的嘴唇要被田柾国咬破了。

血的味道触碰到味蕾,金泰亨疼得嘶了一声。

田柾国不断的吸取他的嘴唇,过分的手掐着他的下巴不让他躲开。

“呜...”

舌头被咬住的时候金泰亨疼得抽气。好在田柾国就此收手。

金泰亨深吸了好几口气,用手擦了擦嘴巴推开田柾国往卧室走。

田柾国在沙发坐了好一会,他觉得空空的,心里。

又想得到,又害怕自己伤害他,像现在一样。





金泰亨用毛巾按着嘴唇好一会才止住流血。

他确实委屈,确实觉得莫名其妙。

但是莫名其妙的事情他从小经历了太多,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委屈有没有道理。

洗了把脸他还想得起来田柾国说他饿了,走出卧室发现田柾国窝在沙发里,闭上眼睛,看着像是睡了。

他走过去,坐在地板上看着田柾国。

“你不可以这样。”他说。他知道田柾国没有在睡觉。

“我留不住你。我什么都留不住。”田柾国没有睁开眼睛。

“你不可以咬我,至少..舌头不可以咬。”金泰亨抱着膝盖,“你也不用留着我。”

“....”

“留下来过夜吗?”

“...恩。”


如此可爱的你(4)

#ooc

#是有点奇怪的设定!




如果养成习惯,就算知道是坏习惯也很难改变。

“你...”金泰亨从打工店走出来就看到田柾国靠在墙边等他,应该是在等他。

“去我家?”田柾国把手机收回袋子里,看着穿着工作制服的金泰亨,“真好看。”

是一家咖啡店,工作制服还围着小巧好看的咖啡师围裙。

“我家不远。”金泰亨因为工作要求的原因把刘海用发夹别在耳朵后边,他拿下发夹用手随便扫了几下刘海,“明天见。”然后跟田柾国点了一下头抬腿就走。

田柾国跟在他身后,“你会做咖啡把?”

“冷萃的话...”金泰亨想了想又说,“拉花真难呢。”

“去我家。”田柾国拉住金泰亨的手腕,“我带你去。”

“不行。”金泰亨晃了晃手,他开蒸汽温牛奶的时候手腕给烫到了有些疼。

而且怎么想去田柾国的家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这个人,怎么看都不是一个乖小孩。

“明天我要吃照烧面包。”田柾国松开他的手,看着有些生气的说完话就走了。

金泰亨本来还想说,照烧面包有些贵就看到田柾国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真是奇怪的家伙呢。





水和脸的冲撞,还有不由自主的呼吸混乱,还有被施加的力气。

“以为我不敢找你麻烦了吗?”

一个星期不见的人越来越过分了。

金泰亨甩了甩湿了的刘海,呼吸还没有恢复过来就被按着脖子又浸到水中。

男厕所的水龙头和洗手台的间隙太小,挣扎的时候后脑勺总是被水龙头撞到。

鼻腔被肆意涌进来的水呛的难受,金泰亨觉得呛进去的水都要变成眼泪流出来了。

“哎?田柾国呢?那小子怎么没来护着你呢?”

霸主恶劣的在金泰亨耳边说话,见金泰亨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有些火大。

“抓住他”

金泰亨咳了好几下才缓过来,手臂被两个人抓住,恶劣的人靠近他,拉开自己的拉链。

“这种事情没少给田柾国做把?”

金泰亨脑子进水的想着田柾国真是乖巧的人和眼前这个人比起来真是一点也不恶劣除了想要吃照烧面包之外。





“我也想让他给我做啊~”田柾国手上拿着一把剪刀靠在厕所门看着他们。

看得出来别人因为手上的剪刀慌张还笑着解释了一下,“手工课手工课,欸,要我帮你剪掉那种不需要的东西吗?”

霸主本来算准了这节课田柾国上体育课才来找金泰亨麻烦的。

人出现了他也不敢胡作非为下去,灰溜溜打算离开的时候被田柾国措不及防的踹了腹部一脚。

田柾国看了一眼金泰亨,金泰亨正在撩自己湿了的头发,看起来没有受伤。

“我不打人的,但是我可以让你活不下去。”

田柾国拉起金泰亨,对方湿掉的校服贴着皮肤,田柾国差点吹个口哨。

“你再找他麻烦我就让你活不下去。”

说着拿着剪刀在金泰亨面前晃了晃,“要剪掉他的OO吗?我帮你?”

金泰亨愣了一下,把田柾国的剪刀拿走扔掉。

“我买了照烧面包。七块钱一个,真贵。你以后别吃了。”

田柾国开心的笑了笑,“那我们吃半价的面包。”


我..改名字了哈哈哈哈哈哈!

如此可爱的你(3)

#ooc

#稍微黑暗现实向




“你怎么不想想他们为什么欺负你?”

田柾国蹲在金泰亨面前,后者正打开在小卖部买来的面包打算糊弄过午饭。

“你有事情吗?”礼貌金泰亨还是有的,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叫做田柾国的人突然对他感兴趣。

“因为你长得漂亮啊”田柾国伸手撩了一下金泰亨过长的刘海,看见对方平静的眼神。

金泰亨的眼睛很漂亮,可能是因为睡眠不足,也可能天生就是这样,一只眼睛是凶狠的单眼皮,另外一只却是乖巧的双眼皮。

“对于长得漂亮的东西,理所当然的想要得到。”田柾国的手慢慢的往下移,最后轻轻的掐住金泰亨的脖子,金泰亨看着他,连反抗的话都懒得说的模样,“但是得不到的话当然就是随便毁掉啦”

“午休时间要到了,你如果不去吃饭的话会来不及的。”

就是这样。

金泰亨和他说话的时候总是这样,说着自己想说的话,对于田柾国说的话像是一点都没有听见一样。

田柾国学乖了的摸了摸金泰亨的脖子。

“你来陪我吃饭。我能让别人不欺负你。”

金泰亨想拒绝的前一秒田柾国又开口,”不答应的话应该会被欺负得更加可怜呢?“

”打工的店也应该会让你辞职呢?“

”啊~你爸爸的债主说不定就又知道你们家的地址了呢?搬家很麻烦吧?“

金泰亨表情还是一样的平静,他似乎对于田柾国对自己了如指掌的事情不怎么感兴趣。

但他还是伸手把手上打开的一口没吃的面包堵住了田柾国又要说话的嘴巴。

”吃吧。“

田柾国眯了眯眼睛笑出来。

面包的味道很好,金泰亨居然喜欢甜口的红豆沙馅。





养成吃午餐的习惯之后金泰亨每天都带上两人份的面包,原因就是田柾国这个人从来不带吃的东西。

”你吃了一个星期的红豆沙面包。“

田柾国坐在金泰亨旁边看着他打开面包的包装纸,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把手上的面包递给田柾国。

田柾国觉得自己像个幼儿园的学生一样被金泰亨照顾着。

”因为这个星期的红豆沙面包半价。“

金泰亨打开另外一个面包,咬了一口,打开手上的书看了起来。

他最近习惯了田柾国在他旁边吃面包的事实,好在田柾国不是超级不讲理的人,虽然也是不讲理的人,但是金泰亨安静看书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打扰。

”你真奇怪。“田柾国咬了一口面包。

”想要揍我的你也很奇怪。“金泰亨看着书头也不抬的回复他。

”我没有想要揍你,我不打人。“田柾国说着,把吃剩下的一半面包拿给金泰亨,金泰亨接下面包吃了起来。

”....“本来对别人的行为一点兴趣都没有的金泰亨抬头看了眼用手擦嘴巴的田柾国,”那你要干嘛?“

保护费的话这个人一点都不需要把。

”孤立你。“

”?“

”然后你就只能有我了。“


如此可爱的你(2)

#ooc

#all about:

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如此,如此的喜欢你。




“喂,跟我说的话再说一次啊!”

“我...”

金泰亨抱着书包看着和往常一样堵住他的几个人。

不同的是,今天多了一个意外的“牺牲者”。

“我让你再说一边!”

被吼的人身体忍不住的颤抖,偶尔回头瞄了瞄坐在地上的金泰亨。

金泰亨也看着他,是陌生的脸,不认识。

“你别....欺负他了”

抖着腿的人像是被无形的压力催逼着,说着指责的话却是求饶的声音。

“喂,金泰亨”和往常一样找他麻烦的霸主踹了男生一脚,男生捂着肚子爬到一边,“有人保护你了呢?”

金泰亨不明所以的看着一边抱头捂住肚子的男生,“我不认识他。”

“那我打他也没关系把?”

男生闻言惊恐的转过头看着金泰亨。

“...他会告诉老师的。”金泰亨想了想,“你不会想惹上麻烦的。”




找麻烦的次数和以往一样,但是最近太不一样了。

“这一周的第几个了,金泰亨”

又来吗?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有人自告奋勇的来为金泰亨说上一两句公道话。

“自告奋勇”?

大概也不是,因为他们都在害怕,与其说自告奋勇,不如说是被人所迫。

“喂金泰亨,这人长得真丑。”霸主拍了拍今天份的“勇士”的脸,“我能不能打他呢?”

金泰亨依然坐在地上,他有点烦,想不出来是谁的恶作剧。

“你打他和我没有关系。”

“啊~那我可以打死他吗?”

“....”




善良这种东西在霸凌面前毫无用处。

金泰亨边想边跟着霸主走。

不打死人的要求是跟他走一趟。

“喂,给点反应?”

同性的手在他身上游走,校服衬衫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金泰亨想不出来逃走的方式。

“没有人能靠近你的,要是有人,我就....”




“你就怎么样?”

手插在裤兜里的人慢条斯理的走进他们。

“问你呢,你就怎么样呢?”

金泰亨觉得这个人脸熟,但是没想出来是谁。只是希望不是下一个“勇士”。

“田柾国?你怎么在这里?”霸主看着来者不善,不善,并且惹不起。

田柾国看着慢慢的给自己扣扣子整理衣服收拾书包准备离开的金泰亨,“猎物可以跑,但是不能被别人吃了呀。”

金泰亨皱了皱眉头,猎物?为什么糟心事不止一件两件啊。

“你想要金泰亨?”

“不是想要。”田柾国没有阻止直接离开的金泰亨,反而看着金泰亨走开的背影有些开心,“他本来就是我的。”


如此可爱的你(1)

#ooc

#校园向/校园暴力预警

#开始一点都不温馨 预警!

#all about:

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如此,如此的喜欢你。


“喂你,没事吧?”

“...恩”

这是田柾国第一次见到金泰亨的场景。

他白色的校服上沾满了泥土,仔细看还有斑斑点点的血迹。

脸上的红肿明显到让田柾国走到他跟前蹲下来仔细看的时候才发现,不只是脸,金泰亨的身体淤青的地方太多了,旧的伤还没有恢复新的伤就攀爬到他的身体上。

“怎么了?”

“摔了。”

鬼才信。

但是田柾国不是多管闲事的人,这个学校的霸凌从来都是毫无理由的恶意导致的。

他多多少少听说过关于金泰亨的传闻,他不判断,不掺和。

只是路过时候,金泰亨靠在墙上喘气的时候,他大概是以为金泰亨要死了,才过来询问的。

“去医务室。”

金泰亨没再理会田柾国,他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看着血迹发了好一会呆,发现田柾国还没走,就看着他。

田柾国放下书包,“这里是我休息的地方。”

金泰亨点点头,拿起书包走开了,瘸着腿。

金泰亨长得好看,那种高二转校过来的时候就让全校的女生闻声而来观摩他的那种好看。

不知道是性格使然还是因为对陌生环境的排斥,金泰亨很少和别人交流。

他留着常常的刘海,走路总是低着头,总是一个人带着。

这个学校不少怪胎,多一个好看的怪胎大家也没有多说闲话。

但是如果这个怪胎被看上了,就不一样了。

三年级的霸主,也是这个学校的霸主在金泰亨来的第一天就堵住金泰亨。

“陪我玩玩?”


金泰亨怎么回答的,众说纷坛。

但是后果很明显,霸主不断的找金泰亨的麻烦。

一开始的恶作剧,到现在的殴打,所有人看着都觉得顺其自然,没有人阻止。

就连金泰亨本人也没有向老师学校多说过半句话。

“会死人的吧?”

“霸主这次有些过分了吧?”

“欸,那你去说啊”

“谁敢啊,找死吗?”

田柾国听着别人的对话,想着金泰亨一瘸一拐的模样。

转头跟说闲话的同学说,

“去找死吧。”

要说田柾国,这个学校也没有人敢得罪他。

没有人,霸主也不敢。

家财万贯富可敌国的公子哥,连校长在他开学的第一天都来问候他。

好在田柾国不是生事的人,他从来不掺和别人的事情,也没有人敢找他的麻烦。


“喂,让你去找死,听到了吗?”

soul(9)

#哨兵和向导ooc

#完结篇。


“救救他!”

“他已经死了。”

“那就用我的命救他!”

如果只能用这种方法让你重新回来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



正文



金泰亨赶回来的时候这个他熟悉的地方早就成为一片废墟了。

金南俊不得已从兵劫持了自己的父亲,扣留在白塔里掉头带兵跟上早就救出金泰亨并且往回赶的闵玧其。

金硕珍的通讯从三十分钟前就断了,金南俊第一次这样慌乱,但是现在只能赶紧回去。

他们到达的时候只能看见虚掩着的断壁和后面被安置起来的伤员,金硕珍指挥着伤员的安置,郑号锡和田柾国带着剩下的人在不远处坚持着。

机甲才站稳在地上,硝烟弥漫的地方传来巨响,金泰亨没办法思考太多上机甲往战场方向跑。



田柾国的机甲损坏太严重了,刚才的巨响是他用重机甲撞向敌人的机甲发出的爆炸声,好在他熟练的退出机甲没有大伤。

看到金泰亨的机甲他还微微的松了口气,“前辈,我去上机甲”

“好”金泰亨看了眼田柾国,田柾国额头受了伤,流下来的血让他的眉毛看起来黏黏糊糊的。

“注意安全”

“好”

两个人没再多说话,金泰亨和后面跟上的闵玧其的出现让原本胜券在握的敌人有些退缩。

金泰亨名气在外,实力和哨兵媲美的向导本来就少见。

跟重要的是他旁边的闵玧其。闵玧其是唯一一个打得过金南俊的。

闵玧其把郑号锡送到伤员处才跟上来的,“别留活口。”

金泰亨轻轻的回答了一声。

老头子留下来的野狗,彻底处理干净了才不会留下后患。

北海夷擅武,但是到底是边缘的民族,体能和军队的训练没有他们强。能让田柾国他们败退也只是因为数量的取胜。

闵玧其有自己的队伍,这个队伍只听命于他,闵玧其让他们不留活口,这不是一件难事。

金泰亨处理完一边的敌人田柾国的机甲就跟上来了。

“前辈!”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开心“你没事把?”

金泰亨因为田柾国的出现有些分神,被敌人的机甲撞了一下,有些生气的金泰亨爆破了自己的机甲下地近战,近战才是他的战场。

“一直想和前辈打一架的,不过现在这样也不错”田柾国一心两用的,一边清理金泰亨割杀后机甲人员之后不受控的机甲,一边和金泰亨说话,“能和喜欢的人并肩作战就是这种感觉吗?”

田柾国笑呵呵的说着,金泰亨奇怪他的话痨的,但是还是一句一句的回答他。

“什么感觉?”

“能把生命交付给你的感觉。”

“....恩”



“前辈!!!”



金泰亨从敌人的机甲下来一个没注意被头上砸下来的石头吓退了几步,慌乱之际敌人瞄准了他,机甲自杀式冲过来划过风和烟,金泰亨看着越来越近的机甲僵硬着动不了。

只是他没有感受到被撞击的疼痛,或者爆炸带来的灼热感。

他首先感受到的是衣服被浸湿的感觉,不是被水浸湿,是被粘稠的,温热的液体浸湿。

“前辈...”

田柾国把金泰亨圈在怀里,机甲撞过来的那一刻他迫不得已跳脱出自己的机甲把另外的机甲撞开,但是距离太近,机甲生生的划过他整个后背。

“田柾国...”

田柾国的身体慢慢的往下掉,金泰亨扔掉手上的武器抱住他。

“好疼啊...”

金泰亨看着田柾国整个背部被划过,大片大片的流血。

“别闭眼”金泰亨转身大声的叫喊救援队的人,“别闭眼”一边对着半阖着眼睛的人。

哨兵的精神体感受到主人濒死的状态,不受控制的出来厮杀靠近他们的人。

“前辈...”田柾国弯了弯嘴角,“下次一定....打一架...”

合上眼睛的田柾国最后轻轻的靠在金泰亨的肩膀上,精神体悲鸣的低吼了一声也跟着他的主人消失了。

金泰亨的衣服都沾满了田柾国流出来的血,他几乎觉得田柾国在慢慢的变轻,慢慢的消失。

“把他带回去”

闵玧其跟部下说,又重新冲上去清理残余的敌人。



被带到伤员安置处的金泰亨不肯放开田柾国。

“把他带去治疗”郑号锡不忍心,但是金泰亨也在流血,他不想一次性失去两个人。

金泰亨不撒手,他抱着他的田柾国,大猫的突然出现让郑号锡警惕起来。

“救救他。”

郑号锡看着金泰亨,他从来没有看过这样坚定的金泰亨。

或许上一秒他还在因为失去田柾国而悲伤,但是下一秒的现在他却决定了用自己的精神体换回田柾国。

“他已经死了。”郑号锡不会答应金泰亨的。

即使用精神体确实可以救回死去的哨兵,但是对于向导的金泰亨来说,失去精神体就失去了他的意义,甚至剥离失败,金泰亨也会丧命。

“那就用我的命救他!”

金泰亨看着郑号锡。

田柾国的血是温热的。

就好像田柾国这个人,让金泰亨能接受另外一个人的温度一样。

我好不容易觉得自己的世界再也不是独自一人的时候,却又独自一人了。

“求你了。”



田柾国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闭上眼睛之前全身的疼痛感还在,身体被各种仪器连接着的他动弹不得。

护士发现他才叫来了他熟悉的面孔。

郑号锡看着醒来的田柾国,松了口气。

“前辈呢?”田柾国还说不出话,他有些着急的张口闭口,郑号锡就算不看他的口型也知道他想问什么。

“你好好休息,休息好了我带你去见他。”

去见他?

田柾国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但是他不愿意多想。



“你不能靠近他。不能碰他。不能...”

“为什么?”

金泰亨被安置在一间很特殊的病房里,床的周围被玻璃围起来,照顾金泰亨的护士们只能隔着玻璃和金泰亨问好交流。

金泰亨的身体没有问题,也没受伤。

“他只是...太敏感了。”郑号锡确定田柾国没有冲动到直接从轮椅上站起来后继续说,“失去精神体让泰亨的身体出于一种过于敏感的状态,就连普通的触碰都会让他...感到疼痛。”

“失去精神体?”田柾国不可置信的看着郑号锡。

“你以为你的命怎么来的?”看着田柾国难过的模样郑号锡也不忍心多责怪他,“泰亨的精神还算稳定,你别太难过”



看着自己推着轮椅慢慢过来的人,金泰亨可算放心了些。

他没办法离开这个房间,金南俊觉得太危险不让他离开半步。所以他从醒过来就没有见过田柾国。

“还好吗?”金泰亨笑着问田柾国,“号锡哥跟我说你醒过来了,只是还需要休息。”

田柾国隔着玻璃看着金泰亨,“为什么?”

为什么要救我呢。

“这样前辈会很孤单...”没有人能够触碰你。没有人能靠近你。

“失去的话才会孤单”

金泰亨的世界本来就只有为数不多的亲近的人。

但是亲近的人,也只有田柾国牵过他的手,在他耳边说话,说着想要接近他的傻话。

“过来。”

金泰亨对着田柾国招招手,田柾国靠近被金泰亨打开的输送口。

金泰亨伸出手。

“前辈?”

“手”

“我不要,你会疼”

田柾国看着金泰亨伸出来停在半空中的手,因为营养液的输送和药物的输送,手背被扎了好几个针孔,看起来紫紫红红的让他心疼。

“你现在可是我的大猫,手”

田柾国伸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金泰亨的手指,金泰亨有些差异意料之中的痛觉没有出现,他有些惊喜的十指扣住田柾国的手,在田柾国担心他疼而慌张的时候有些开心的笑出来。

“不疼。”

“前辈你别骗我!”

金泰亨松开手,穿上鞋子擅自打开玻璃门,玻璃门按照金南俊的要求被安上了警报器,只要友人擅自打开就会发出刺耳的警报声。

田柾国慌张的看着一步一步慢慢向自己走过来的金泰亨,因为脚心的施力金泰亨甚至疼到觉得自己走不到田柾国的面前。

田柾国推着轮椅到金泰亨身边,金泰亨看着他,耳边还是刺耳的警报声,他轻轻的低头在田柾国的嘴巴上亲了一口。

“不疼哦。”

田柾国发愣的看着金泰亨,他笑着,就算现在他只有他了。



“金泰亨你给我滚到床上去!”

听到警报的郑号锡跑过来就看见田柾国把金泰亨抱稳在腿上。

“我带前辈去外面看看”

“好”

“你们两个小混蛋给我站住!”


正文完。


只要还有你,大概就不会那样孤单。



soul

end




“向导能用精神体救人”是在了解哨兵向导设定的时候看到的!

大概因为这个设定所以写到现在拉。

这篇文私设超级多的!而且写得磕磕绊绊的衔接不好,但是第一次写有连续剧情的还是有些开心hhh

会努力进步的!谢谢喜欢~mua~


变质的触碰和小心的接触(一章完)

#现实背景ooc
#又不务正业的来更新奇奇怪怪的现实向短篇了呢。


从1到10的肢体接触分数,田柾国和金泰亨,是不明不白,暧昧不清的7或者,田柾国不自信的想着,或许是6。
金泰亨小动作很多,对田柾国的小动作尤其多。
可能是只有这个弟弟所以格外的疼爱他,虽然不至于到每天都亲亲抱抱,但是摸摸肩膀摸摸耳朵摸摸下巴之类的肢体接触,金泰亨乐此不疲。
可是乐此不疲的也不止金泰亨,不能否认的是田柾国确实乐在其中。


人与人的接触,两个人的温度,肌肤之间的摩擦,很容易就出现火花。
金泰亨每天都在田柾国的耳朵下巴脸蛋的肌肤上种下一点两点的火花。
可是所有的火花都一样,存在的时间可能就是一秒两秒,就连肌肤的摩擦留下来的温度都会因为空气的恒温而快速的消失不见。
而且田柾国的体温总是比金泰亨高。他想留住他的触碰,但是结果可想而知。


当一个人的感觉变质之后,就会慢慢的回到自己的躯壳里,思考。
田柾国开始不爱触碰金泰亨,也不爱接受金泰亨的触碰。
和往常一样,金泰亨玩心一起玩弄他的耳朵,又或者撩拨他的下巴的时候,他总会不自觉地往后仰。
这种触摸,金泰亨是出于什么感情的呢。哥哥对弟弟的疼爱吧。
但是田柾国不一样,他需要的不是哥哥对弟弟的疼爱。
他希望得到金泰亨抚摸爱人时候手掌的温度,肌肤的接触带来的是心中的悸动。
金泰亨太好了,他对人温柔,所以这样不明不白的触碰让田柾国烦恼的同时,他却问不出口,责问不了这个总爱对着他耍可爱的金泰亨。


金泰亨跟工作人员打招呼完走进休息室就发现坐在沙发里拿着相机捣鼓的田柾国。
他揉了揉腰,坐在田柾国旁边。
习惯性的靠过去看田柾国在捣鼓什么,手指不自觉地就缠上了田柾国的耳环。
体温的升高,让人措手不及,田柾国抓住金泰亨的手腕拉开金泰亨的手。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杯子,装着感情这种东西。
眼看着满满当当的感情溢出了这个杯子,田柾国把金泰亨推到在沙发里。
想说什么的嘴巴看到金泰亨异常的表情停了下来。
“?”
金泰亨刚才拍摄的时候不小心腰磕到摄像机的架子,淤青了小一片。
“给南俊哥借了药膏的”金泰亨撑起身体揉了揉腰,“你知道他放在哪里吗?”
田柾国顺手的拿起药膏要给金泰亨涂上,手伸向衣角的瞬间被金泰亨拉住了手。
“我够得着,我自己来就好”
田柾国不带美瞳的眼睛干净,清澈。
“为什么?”


为什么嘛。
因为会让人心烦意乱。因为会让人有非分之想。因为。
不想让你知道被触碰的地方都会发烫。


田柾国总爱盯着金泰亨看,盯着,让金泰亨忍不住发热。
他还总是兴庆,田柾国对肢体接触的主动程度远没有他高。
光是保持距离的看着自己,金泰亨就怕掩盖不住心里那点心思。
要是被触碰,肌肤会快速的暴露他的心情。
心一点都不要掩饰,一点小小的触碰,身体就会接收到心里悸动的信号,忙着脸红,忙着躲避眼神,忙着体温升高。这样的窘迫。


可是金泰亨呢,金泰亨想着,如果田柾国识破他的窘迫,那会不会更好些。
这样他就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得到内心想要的答案。
虽然也同样的,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是冒险。
但是金泰亨就是个浪漫主义的冒险家。
只是犹豫不决,但是始终是个冒险家。他愿意来到这个叫做田柾国的星球,请求他收留自己。
就算他不愿意,但他至少冒险了。


所以金泰亨要冒险。

“因为对心脏不好。”

“心脏跳太快了,不好。”

如果说田柾国的眼睛能装下宇宙中最漂亮的星星的话。
金泰亨的眼睛就能装下世界上最美丽的花草。

一个看到的是少年的清澈,一个看到的是少年对少年的温情。


田柾国扣住金泰亨的手,手掌心的纹理对着手掌心的纹理。
骤升的体温,还有玻璃杯溢出来的水。

“那我把我的心给你。”

end


soul(8)

#哨兵和向导 ooc
#剧情长


“柾国啊?不去训练吗?”
田柾国拿着换洗的衣服从宿舍走出来没两步就被笑咪咪看着他的金硕珍叫住了。
金硕珍和金南俊不一样,他也知道田柾国天赋异禀,但是他坚持一视同仁,每一次见到田柾国都要把这个不训练的臭小子逮回训练营。
田柾国缩了缩脖子的走过去,“硕珍哥”
金硕珍伸手捏住他的后脖颈,“去跑十圈,再让我逮到你就二十圈”
田柾国扁着嘴不开心,“我就是去送送泰亨哥所以才迟到的,不算无故旷...”
“送谁?”金硕珍停下脚步看着田柾国,“泰亨?”
“对啊,说是南边塔的会议要参加,哥不知道吗?”
田柾国看金硕珍皱了皱眉头,心里一慌,“哥?”
金硕珍没多说什么,几句话搪塞他去训练营就回办公室了。

田柾国不傻,事关金泰亨的他特别机灵。
他假装走几步就回头悄悄的跟着金硕珍回办公室,躲在外面听金硕珍和金南俊说话。
“南边塔有会议?”
金南俊抬头看着金硕珍,金硕珍为人稳定,做事不急不慢的,现在慌张的模样金南俊倒也少见。
“没有,我没有被通知。”
“泰亨去了南边塔”金硕珍急了,“你...”
“恩,我派人去打听打听,你别急”
别急?
田柾国心里可急了。但他作为一名新兵也没有借口可以离开塔去找金泰亨。
干着急真的难受。想着想着田柾国往郑号锡的办公室走。
郑号锡见他来一点也不惊讶,就是表情也不算好。
“号锡哥...”田柾国刚想开口问些什么,闵玧其就整装出现,和郑号锡打了个招呼就走了,还有金南俊。
“他们去白塔(国王皇室所在地)”郑号锡揉了揉太阳穴,解答田柾国的疑问。
“白塔?”田柾国想不明白,金泰亨不是去了南边塔吗?为什么要去白塔。
“就算泰亨有去无回,你也要冷静。”

金泰亨一下车就被扣上手铐带走了。
手铐锁住了他的攻击力他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他本来也没想过挣扎,他就是想见见他的叔叔。
他就是想问问他这个叔叔,他可不可以见他爸一面。
但现在看来他这个叔叔是想直接把他囚禁起来,都不想见他了。
是因为现在杀不掉所以干脆拉到身边关起来好好看着才安心吗?
金泰亨边走向白塔内边想着,他这个时候还乐观的想着但是住白塔里那吃喝肯定挺好的。
就是他心里还是不放心田柾国。
别的哥哥们至少稳定些,就怕田柾国这个...
“傻子...”


最边上的防御塔传来警报声的时候郑号锡还没回过神,天上就砸下来一只重机甲。
“北海夷?”郑号锡拉上田柾国往训练营跑,“你去上机甲,能杀就杀,能不死就不死”
田柾国没多问赶紧上了自己的机甲被金硕珍带队打前锋,他没多练重机甲,但是因为突发情况,好些人受了伤。
“怎么刚好碰上南俊和玧其不在?”金硕珍通过耳麦联系到郑号锡,冲进来的敌人并不多,但是十几只重机甲一起把塔的保护塔都给碾压得没有还手之力。
“总不会是老头子故意引开他们要灭我们整个塔?”郑号锡说出这句话还带着玩笑的意味,说出来金硕珍没马上回答他,他才皱着眉头严肃了些。
“想打退再说。”金硕珍说。
田柾国听不见他们的对话,也心无旁骛的把进来的重机甲一个个击破。
“柾国,你们小队打完后撤”金硕珍想着要计划个长久之计,这第一波不会是最后一波。
“北海夷这几年安安分分的,我们没少给钱给人的,怎么就突然打起来了?”郑号锡想不通,他也不想阴谋论。
“拿钱办事,老头子养着这头野狼就是要它有用武之处。”
“我们怎么办?”
按理说,塔里的兵力并不会担心北海夷的进攻,何况他们这个塔一直有金南俊,闵玧其和金泰亨的存在,没有敌人敢随意进犯,但是金南俊和闵玧其去白塔的时候为了救出金泰亨所以调走了半只军队,事不成,就弑君。

“没有怎么办,打,坚持到他们回来。”
金硕珍给金南俊放了风,只能希望他们能早些带回泰亨然后赶回来吧。

#快要完结了终于!

陪伴是细水长流的,少年时期轰轰烈烈的冲撞终会淡然成为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明白于心底的温和。
这就是现在的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