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扎复习期末的请你吃鱼🍉

🐰🐯

删删怪+不定期消失

请不要大意的勾搭我吧(ง •̀_•́)ง

呼呼不疼了(一小章完结)

#现背
#ooc
#灵感来自 乐天后台

虽然习惯了演唱会高强度的舞台表演,但是晚上的行程一结束,他们七个人都默契而又安静的各上各的车。
经纪人哥哥贴心的关闭了车里的灯,他们的脑袋晃了一会就都靠在各自的位置上睡过去了。

舞台上爆发的应援声在这样安静的环境里也一时间无法消散。
田柾国微微的侧过身体把耳朵里的耳机摘出来。
旁边的人细小的呻吟声在此刻特别的明显。

“泰亨尼?没事吧?”开车的经纪人哥哥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坐在最后的金泰亨,“不舒服吗?”
金泰亨摇了摇脑袋,觉得对方看不见才说着沙哑的话“没事哥”
“睡一会,等会到了叫你们”

田柾国轻轻的靠近呼吸平稳的金泰亨。
“哥?”
“恩?”
他伸手搂住金泰亨的腰,这一楼他还有些生气。
本来他们几个还拿金泰亨长了点肉这件事情开玩笑,其实长点肉好,他们都觉得,金泰亨太瘦了,长点肉好。
但是才几天,这个人就又瘦到让他生气。
他隔着薄薄的衬衫摸了摸金泰亨的后腰身,有些粗糙的触感让他觉得奇怪。
但是看着昏昏欲睡的哥哥他也没打扰他。
心里想着以后多去健身房也要陪哥哥吃夜宵,怎么说也要把肉长回来。

换了宿舍以后他们没有排队洗澡的困难了。
金泰亨被经纪人大哥叫去客厅以后回来就洗澡睡觉了。田柾国到他房间打开门就发现他只开着床头的小夜灯。
他小心的不出声音的关上门,垫着脚尖走到哥哥的床边。
“柾国?”
金泰亨感受到有人在摸着他的头发,疲惫的眼睛也只能半睁着看着来人。
“还不舒服吗?”田柾国的声音听起来温柔得不像话。
刚染的红色头发洗完头以后乖巧的顺下来。平时透露着乖巧的眼睛好像把全部的担心都装进去一样的看着他的哥哥。
“要一起睡吗?”金泰亨伸手摸了摸田柾国的右耳垂,手指在耳环上蹭来蹭去。
“可是....”田柾国担心有人和他挤床会睡得不舒服,他还歪着脑袋让金泰亨更容易摸到自己的耳垂。
“我要抱着东西才能睡得舒服....”金泰亨轻轻的笑了一下,“柾国让我抱着嘛...”
他的哥哥啊。
平时在舞台上能把凶巴巴演绎到最极致。
但是笑起来呢,眯着眼睛可爱的门牙和嘴巴都让他忍不住跟着笑。
“那哥哥晚上不舒服记得叫我哦”
“好~”

金泰亨没能抱着田柾国睡,田柾国把他轻轻的圈在怀里,好像在抱着全世界最真爱的瓷娃娃一样。
“哥的腰.....”
田柾国很快就知道他刚才在车上摸到的粗糙的东西是什么了。
他们一点也不陌生的药膏贴。
“啊...有点疼,经纪人哥哥给了好多药膏贴”
金泰亨的声音越来越模糊,他实在是太困了。
他最近有些超负荷的运动,加上练习和排练,让他的睡意更快的袭来。
“为什么身体不好还要去运动...”
田柾国心疼的亲了亲金泰亨的额头,手掌还轻轻的在他哥的后背上拍着,跟在哄小孩睡觉一般。
“太胖的话,阿米们会不喜欢的把?”
金泰亨就是说说笑,他没能看清黑暗中田柾国的模样。
田柾国皱着眉头拍了一下他哥的小脑袋,
“哥哥无论什么样子,我们都会喜欢的。至少我很喜欢。”

“不要受伤就好了,哥哥”
“贴着药膏的话,我们都会伤心的”
“我们都很喜欢哥哥的”

田柾国一句接一句的说着,他还生怕金泰亨听不见他的真心一样还想多说些什么。
低下头看了眼怀里的人才发现对方已经安安稳稳的睡过去了。

“Pabo。”
“사랑해요。”

是想要亲吻的关系(2)

#ooc
#人造人

田柾国还处于震惊的状态。
他的脑壳子转了好久,确定没有出现故障之后他才慢慢的回神。
明明按理说自己是被表白的那一个,那么害羞的份应该是另一个人的份不是吗!为什么金泰亨还能那样淡然自若的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

“夫人让我安排的行程是明天中午”金泰亨走到田柾国旁边,把日程表调出来向发呆的田柾国汇报。
“什么行程?”田柾国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打量着表情没什么波动的金泰亨。
“和郑氏的小姐相亲,夫人的意愿是让两位能发展成夫妻关系...”
金泰亨还没见完就看见田柾国低着脑袋右手不停的揉着太阳穴。
“不舒服吗?要请医生来吗?”

田柾国抬头微笑,
“你搜索一下什么书是和人类感情学有关的,买下来”
说着他起身往楼上走。
“买下来?你具体需要的书名或者出版社是?”
金泰亨看着往楼上走的田柾国也没跟上去,就现在楼下看着他。
“你自己选,买来你自己看!”
田柾国有些赌气的说,他往楼下看了一眼。
这个角度的金泰亨也那么好看!过分!
想着想着他走进房间有些用力的关上门。
金泰亨就安静的看着关上的门,看了一眼手表。
门又被打开了。
“不许买书!”
“好的少爷”金泰亨微笑的看着田柾国“还有什么吩咐的吗少爷?”

田柾国看着金泰亨的笑颜就气消了一半。
他插着腰看着楼下的人。
“不许叫我少爷”
“好的”
“上来陪我睡觉”
“....好的”


躺在黑暗中的两个人话都变少了。
其实也只是田柾国话变少了。平时金泰亨除了汇报日程也没什么话。
可是。
可是明明今天金泰亨还说想要和他接吻的。
也就几个小时前。
为什么现在这样冷漠啊!
田柾国有些烦躁的翻了翻身。

“睡不着吗?”
金泰亨的声音在黑暗中显得更加的低沉。
“有点。”
田柾国觉得自己别扭得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样。
明明喜欢的人睡在你旁边,你却因为闹别扭而不理会他。
“为什么?”金泰亨以为田柾国不舒服,开了床边的暖黄色台灯,起身俯下身子查看田柾国的状态。
田柾国翻回平躺的姿势,就和金泰亨面对面了。
他想了好一会才开口。

“亲我”
“什么?”金泰亨想起身保持一些距离就被田柾国按住脖子不能动。
“不是说想亲我吗?亲我”

田柾国的眼睛亮亮的。
但是金泰亨却看得出来他有些不开心。
人类的感情太复杂,他没办法一时间想太多。
但是他唯一希望的就是田柾国能开心起来。
所以他按照田柾国的意愿在他嘴唇上轻轻的啄了一下。

“什么感觉?”
“恩?”

田柾国看起来更沮丧了。
“你可能不知道,当你亲我的时候,我的心脏快要爆炸了”
“但是呢,因为知道你是不带感情的,所以在爆炸的前一刻就被冷冻起来了”
“泰亨啊,这不是亲吻。”

请问是草莓大人吗?(2)

#正泰

#cv

#ooc

 

#我终于来填坑了!

 

 

“草莓大人上麦”

“恩”

“兔子大人上麦”

“好的”

“金锁老师上麦”

“麻瓜我们录到几点我有点饿”

“老师,我们才开始啊?”

 

 

“已经是剧本后期了,各位老师请加油!”麻瓜把今日剧本贴心的发到群聊了“我给各位讲一下大致的剧情:林侏(草莓大人饰)的前男友找到林侏然后把他拐骗上床…”

麻瓜还没有说话两个在麦上的人就忍不住说话了。

“可是我原来的剧本里没有…床戏啊?”金泰亨慌张的翻动自己手上的纸质剧本,“现场加的?”

“对呀,为什么会有床戏!”田柾国其实今天要录的内容很少,他本来可以单独录个样本发给麻瓜就可以,但是他也不想放过和草莓哥哥说话的时间!“草莓大人的床戏不应该是和我的吗?”

“啊?”金泰亨又快速的把剧本从头到尾翻了一边“不是!麻瓜你一开始跟我保证没有床戏的”

“可是草莓大人你就这样嫌弃和我配床戏吗?伤心哼”金锁老师也凑热闹的说了几句。

“嘛嘛,各位大人冷静”麻瓜把策划小组调出来“诺,这个人加的!”

然后他就把策划组长的号丢到群聊了。

 

 

因为剧本也已经写好了,他们录一集播一集,金泰亨也不好意思让整个策划因为自己改剧本。

但是床戏,他,是真的不会啊。

他有些苦恼的坐在电脑前发愣,看着电脑上修改过的剧情的台词,从脖子到耳朵都开始泛红。

 

 

“老师?”麻瓜突然发现麦上一片安静“你要是准备好了我们就开始了哦”

金泰亨深呼吸了一会,“我不能单独录吗..?”

“可是床戏的话单独录衔接不是很好呢”

“草莓,你就喘几声拉,哥哥带你”

“怎么喘嘛…”金泰亨嘟嘟囔囔的声音收进田柾国的耳朵里。

“我觉得我可以对草莓老师进行一对一的现场教学”他忍不住上麦说了一句。

金泰亨喝了一大杯水,“兔子麻瓜闭麦,金锁哥我们开始把?”

 

下麦后金泰亨才发现自己真实的面红耳赤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上面的薄薄的一层汗。

看着电脑桌上的水壶一大壶水都被自己喝完了,他才砸砸嘴巴想去厨房倒水。

 

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几下。

 

金锁“草莓喘得真好听,希望还能听到你喘hhhh”

兔子“老师喘得也太色情了把,羡慕嘤QAQ”

 

金泰亨才恢复的脸蛋又红了。

“嘤?该嘤的人是我吧!”

 

“我自己录音了哦,老师下一次和我配戏要喘得更好听哦!”

 

金泰亨看着信息愣了好一会,然后一个电话打过去。

电话接通的一瞬间还没等对方说话他就开口了。

“把录音给我删了!”

 

田柾国还沉浸在草莓大人居然给他打电话的喜悦中不久就听到草莓老师气嘟嘟的声音。

很奇怪的是,打电话的草莓大人和上麦配剧的草莓大人的声音不是很一样。

怎么说呢,还带着一句撒娇的语气是什么回事。

 

“可是…”

“没有可是!”

“老师你凶我QAQ”田柾国听着对面草莓大人的声音有些后悔没有从一开始就录音了。

“谁让你存那种东西的”金泰亨手指在水杯的边缘上滑来滑去。

 

 

“可是老师喘得好好听啊”

 

“我都听硬了?”


金泰亨的声音


他的声音不是爆破穿透的,不是一下子打进你的耳膜的。
他的声音是慢慢的渗透到你的耳朵里的,那种你多听几次就能哭出来的那种。
这样说很奇怪,但是let me know也好,后来的四点,还有现在的stigma和singularity,听久了你能感受到一种泰泰独特的悲伤感。
人都有自己的悲剧表现能力,泰泰的悲剧表现能力不是轰轰烈烈的,而是慢慢的,浸在水里的,沉到海里的。但是是掩盖不住的。




#脑洞楼  
#评论里都是不负责任的脑洞

Singularity (前传)

#大纲文/具体情节在正篇会写。

#OOOOOOOOOOOOOOOOC!





#Ladon

 

 

“你们听说了吗,父亲带来了一个新的小孩”

“人类的小孩?”

“呀,上次那个人类的小孩呢?”

“啊….”

 

 

#Syrinx

 

金泰亨是这个神族最小的孩子。

他每天在山林里穿梭,和长着长角的白鹿一起休息,和雪白的乌鸦说话。

他一直跟在自己父亲的身边,这让他比其他姐姐更快的掌握了他们一族的技巧。

 

 

“夏天真热”金泰亨手掌合并的伸到幼小的白鹿嘴边,手心慢慢的涌出清澈的水。

小鹿贴着他的手心,细小的瘙痒敢让他有些开心。

“等我学会了下雨,就天天给你们洗澡”说着还把手心的水撒向天空,落在小鹿的身上。

 

 

“泰亨”

“父亲?”

 

这个时候他的父亲鲜少会出来山林走动。

 

“这是田柾国,你要和他玩吗?”

父亲把躲在身后的小孩往前推了推,那孩子背后背着弓和箭筒,弓上刻着好看的字母。

小孩低着头,人类黑色的毛发在这里是少见的。

“要,谢谢父亲”

 

 

#Pan

 

“你要一直不说话吗?”

金泰亨坐在树下,旁边安安稳稳的睡着几只小鹿。

这个人类的孩子太安静了,还一直低着头。金泰亨很好奇他长什么样子。

“你要摸摸它们吗?”

那个孩子才慢慢抬起头,点了点头。

“…”金泰亨停下手上抚摸小鹿的动作。“你长得真好看”

 

 

金泰亨没有撒谎,这个人类的小孩长得真好看。

他的眼睛圆圆的,金泰亨看着在一边玩耍的小鹿,再看看田柾国。

果然没错,他长得真像一只小鹿。

 

 

“为什么弓上刻着这个呢”

放下戒备的田柾国,把相对于自己弱小的身板更大的弓和箭筒脱下来放在一边。

金泰亨伸手摸了摸弓上刻的字眼。

“pan?”

 

 

“不知道”

田柾国开口,他摸了摸休憩着的鹿。

“我讨厌这里,讨厌阿耳卡狄亚。”

 

 

“我讨厌你。”

 

 

 

# Arcadia

 

 

 

“你应该去陪你父亲了”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他们很快就长大了。

田柾国是父亲给他挑选的保护者。为什么是一个人类之子,为什么是田柾国。

金泰亨从来没有问过自己的父亲。当然他也没有问过田柾国。

 

 

金泰亨赌气般的往山林深处走。

他长大之后,更不喜欢往山林外的宫殿走。他越来越喜欢往山林走。

他能听到身后树木被拨开的稀疏声。

 

“既然你生我的气,那你大可不必跟着我!”

金泰亨长大后,毫无疑问的成为他们一族最俊美的人。

他的姐姐们,虽然也貌美动人,但是金泰亨和她们不一样。

他带着山林的气息。他保留着最美丽的纯真。

 

 

“你的父亲让我跟着你”

长大的田柾国,有着和神族一般的容颜,背后的弓和箭筒现在能轻而易举的带在身上。

那些箭金泰亨做给他的。虽然他从来都没有用过。

他担任着保护金泰亨的责任。

但是金泰亨敢保证这个人一点都不喜欢他。

 

说什么

“我讨厌你”

之类让人伤心的话。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但是金泰亨还是留在心里。

 

为什么?

 

因为他想时时刻刻告诉自己。

田柾国不会爱上他的。田柾国不会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他的。

 

 

金泰亨停下脚步,他转过身看着田柾国。

 

 

“父亲没有告诉你,你可以讨厌我把?”

 

 

# Artemis

 

陷入爱河原来这样容易。

 

金泰亨长大之后就不爱跟在父亲身边了。

他不用学着保护自己,因为有田柾国保护着他。

 

 

田柾国就在他前面的草地上,金泰亨生气,让他离自己远远的。

这个木头就走在另一棵树下呆着。

金泰亨赌气的靠在树上不看他。

 

 

树枝的动静让金泰亨睁开了眼睛。

“Ladon的孩子?”

金泰亨皱着眉头看着他,“你是谁?”

他身边的鹿没有敌意,金泰亨也没戒备的让他慢慢的靠近。

“恩….想要和你约会的人?”

 

 

“住手”

金泰亨看了眼拉开弓的田柾国。

“我和他走走,你别跟过来”

说着把手伸给这个陌生的男孩。

“荣幸至极”

 

 

 

其实他们就很安静的走着。

这片湖水是金泰亨造出来的。

 

每一次田柾国让他伤心生气的时候金泰亨就会往原本干涸的水坑下雨。

 

 

“你很伤心?”

男孩摇动着手上随意摘来的草,他侧着身子看金泰亨。

“你要是再因为他伤心,Arcadia会被你淹没的”

男孩的说笑也不能让金泰亨开心起来。

“你怎么知道的?”

“恩…看那边”男孩指了指湖边的一处,“那棵树,是我”

金泰亨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他。

“啊~要我告诉后边那个人你都说了他什么坏话吗?”

金泰亨脸蛋红红的,“那不是坏话”

“啊~是好话呢?什么我喜欢你拉什么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拉..”

金泰亨像是害怕跟在后面的田柾国会听见一样,伸手捂住了男孩子嘴。

“你不许告诉他”

 

男孩点点头,耸耸肩意识他松手。

“我不用嘴告诉他”

“什么?”

 

 

男孩温热的嘴唇附上来的时候,金泰亨还是发懵的。

他第一次和一个人这样的靠近,他还能感受对方的温热。

 

然后他就听到弓箭穿过空气的声音。

男孩倒下之后变成树叶飞走了。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什么?”

男孩并没有死,他只是树的幻体,金泰亨还能听见他的声音。

“陷入爱情,很危险哦。”

 

 

金泰亨还没有回神,就被一个怀抱圈住。

这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味道。

 

 

“田柾国?”

 

“他亲了你”

 

其实没有,亲他的是树叶。

 

“那应该是我的。”

 

 

 

# Chastity

 

和田柾国陷入爱情是金泰亨意料之外的事情。

 

 

“可是你说你讨厌我?”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可是你也没说过你爱我”

“人类不善于表达”

“可是…”

 

 

和田柾国有肉体关系更是金泰亨意料之外的。

金泰亨的世界里对肉体的探索太少太少,以至于田柾国抚摸他的时候他觉得窒息般的害羞。

 

 

“对于神来说童贞很重要吗?”

“….”金泰亨的手指穿过田柾国柔软的黑色发丝,“不”

 

只是对于金泰亨重要而已。

 

 

他越来越有所察觉,大概是父亲给予的枷锁。

只要他和田柾国有亲密的肉体接触,他的能力就越来越差。

有时候,他甚至连给小鹿喂水的能力都会消失。

 

 

 

“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所以他去面见了他许久未见的父亲。

“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来找您,父亲”

“泰亨,你象征的贞洁再也不在,我没办法保护你了”

他的父亲,从座上向他走来。

“我给你建筑的保护,是你亲手破坏的”

 

 

“终有一天,你会变成一滩毫无生气的水,那只会是因为你自己。”

 

 

 

#leopard

 

这样的事情不仅发生在金泰亨身上。

他们都发现了,田柾国不是人类的事实。

 

 

 

“这就是你的模样?”

金泰亨看着眼前的兽,有些惊讶,但是更多的是不安。

田柾国从来有没这样失态过。

 

 

“我要维持人类的模样好像越来越辛苦了。”

田柾国从黑豹的模样变回来,他显得有些筋疲力尽的靠的金泰亨身上。

 

 

让金泰亨不安的事情确实发生了。

田柾国有时候会不受控制的变成兽态,而且不受控。

 

 

#ice

“兽类会水吗?”

“什么?”

“我们去湖边把?”

 

 

金泰亨在无意中找到田柾国的种族。

那本被风尘已久的书上写着,黑豹无法死亡的话。

 

 

“田柾国”

他们坐在湖边,这个湖在慢慢的干涸。

因为金泰亨也在慢慢的干涸。

“你要和我永远在一起吗?”

 

他们听见脚步声,成群的。

 

 

他的父亲以为威胁可以让金泰亨慢慢的远离田柾国。

但却没有按照他希望的方向发展。

他能感受到他将失去他唯一的儿子。

 

 

“我爱你”

“我知道,你要和我永远在一起吗?”

 

 

他们被一群拿着利弓的人围起来。

 

 

“恩。”

 

 

金泰亨抱着田柾国跳入湖中。

 

 

慌张的人们想要入水把他们捞起来。

山林的鹿把这片小小的湖保护起来。

 

 

“那我们就永远在一起把。”

 

金泰亨亲亲田柾国的嘴唇,他们慢慢的变回自己最初的形态。

金泰亨伸手把湖面冰封起来。他几乎用尽了自己的力气。

 

 

#reed

 

他的父亲来到湖边。

他看见透明的湖面。

 

 

一只闭上眼睛的黑豹。

还有他怀抱里,绿色的芦苇。


是想要亲吻的关系(上)

#ooc
#人造人  (沉迷于底特律)

窗帘被准时的拉开,嘶拉的那一声还不足以让赖在床上的人起来。
“你应该起来了,在十点有一个会议需要你参加”
拉开窗帘的人把窗帘整理的束起来,走到床边拍了拍裹成一坨的被子,“开完会你有一个和金氏负责人的饭局”

“饶了我吧...”床上的人隔着被子发出抗议“推了”
“这对于你的公司收益并没有好处,而且...”
说话的人还结束自己的表述就被拉进被子里。
“而且你说了不能容许你再推脱下去”
“我什么时候说的”
“昨天晚上。”


田柾国把自己包在床单里,白色的床单一拖一拖的随着他的脚步一直到厨房。
“泰亨,你不应该这样纵容他,看他这样样子”
“早安夫人。”
金泰亨给田柾国放好牛奶和鸡蛋。
“你可以听别人的话,但是不能听他的话”
田母忍不住唠叨几句,“二十多岁的人了还赖床,你下次不穿衣服下楼我就让泰亨把你扔出去,丢人”
田柾国毫不客气的一把搂过现在旁边的金泰亨,等对方疑惑的低下头看着他的时候乘机亲了他一口。
“他才不会这样对我呢”田柾国吧唧着嘴巴里的煎鸡蛋,有些得意的看着他的母亲。
“泰亨,给他安排一整天的行程。”
“好的夫人。”
“不是的妈妈你听我说啊妈妈!”


金泰亨是田柾国十五岁的生日礼物。
他被完美的定制来陪伴田柾国的以前现在和未来的所有时光。
金泰亨不是普通的人造人,他的制造者按照田母的要求给予了金泰亨多余别的人造人的核心芯片之一,情感模块的芯片,她想要金泰亨不是冷冰冰的和田柾国相处,金泰亨对田柾国有绝对的忠诚,和唯一的情感。
但田母也想不到他儿子会爱上金泰亨,她无法轻易的改变他的儿子,但是她可以改变金泰亨。
金泰亨注销关闭了该芯片。他遗忘“情感”是什么。



“你知道在会议上他们会讨论什么吗”田柾国看着给他打领带的金泰亨,这人低着头,认真盯着领带的时候眼睫毛还会微微的颤动,就连鼻尖的痣都那么逼真。
“今天的会议是关于公司广告策划和未来投资预算”
金泰亨本能反应的回答,他没听到田柾国的下一句提问,抬眼看着他。
“你不是小孩子了,你应该学会按时上班”
他试图安慰这个不想上班的大孩子,但是田柾国还是不开心的一屁股坐到床上去。
“可是他们几个老头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去了也是坐在那里听他们讲一些他们以为的事情。”
田柾国多看了金泰亨几眼,确定这人还没有到生气的程度又开口,“而且我难受,我今天真的难受,或许是因为鸡蛋不新鲜,我觉得我应该就在家里休息。”
金泰亨停顿目光测量了一下田柾国的身体机能,并没有异常,“你....”,他觉得他需要换一种说法。
“如果你今天乖乖去上班,或许我可以考虑送给你你想要的东西。”
“恩?”田柾国脑子里出现几个选项,他想要的东西。
A、和金泰亨上床
B、和金泰亨上床
C、和金泰亨上床
到底为什么他会满脑子这种废料啊。
田柾国苦恼的身子一倒到床上,他不可能跟金泰亨提出这种过分的要求,即便他知道他说出来金泰亨肯定会满足他,而且金泰亨不会因此而感到侮辱之类的不愉快感觉,因为金泰亨很少有感觉,把?
“九点了,你必须要出门了。”
金泰亨从衣架上如下西装外套拿在手上,走到床边拉起田柾国。
不料田柾国也拉住他的手,田柾国的手指一下子伸进金泰亨的长袖衬衫的袖口里,轻轻柔柔的按压着那些像是人类血管一样的血管,如果金泰亨能领会,这就跟人类在调情一样的动作。
“你知道为什么我每天都要亲吻你吗?”
这是金泰亨数据库里没有出现过的问题,他的数据库一般是“普通情况下”。如果问“为什么要亲吻”他也能回答“因为人类之间的情感”。
但是这个主语和宾语的使用让他的计算时间比平时多了一些。
“这个问题人类很容易回答,因为我喜欢你”
田柾国看着金泰亨没什么变化的表情,心里空落落的。
他不知道为什么金泰亨在他长大之后就变得冷冰冰的。难道编造他的程序员粗心的以为只有小孩子才需要有感情的陪伴而大人就不需要吗?
“恩,我去上班了”
田柾国拿走金泰亨挂在手臂上的西装外套。
“晚上我回来的时候,可以给我买汉堡吗?”
金泰亨脑子一闪而过的汉堡卡路里,他突然能控制自己要脱口而出的阻止。
“好的。早点回来”
这是一种,他熟悉却又陌生的突破感。
给予肯定回答的金泰亨也没有给郁闷的田柾国带来太大的愉悦感,无论如何金泰亨都能满足自己的不是吗?
如果他足够恶劣,他足够下流的话。或许愉悦感会更大一些。
“还有什么忘记带的吗?”
金泰亨看着穿好鞋子却一直站在门口不动的人,开口提醒了一句。
“那你有忘记带的东西吗?金泰亨”



金泰亨的名字都是田柾国一个字一个字的命名的。
“你姓金好了,我和金家的大哥哥关系最好了”
“泰亨怎么样呢?泰亨的话,泰泰和亨亨都很可爱不是吗?”
十五岁的小孩把巨大的字典从父亲的书房搬到自己的房间,对于他的朋友他觉得异常的开心。
“母亲说我们是兄弟,那你可以陪我睡觉吗?”
“当然可以”
“你可以叫我的名字呀,叫我柾国就可以了”
“好的柾国”
“你好啊泰亨”


金泰亨收拾好田柾国的房间,这个房间从来只有他才能进来打扫。
熟悉的流程,今天却多少让他感到不适。
这种不适甚至蔓延到这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他的零部件按理来说不会出现故障,如果出现故障他的机体也会有自动维修功能或者功能障碍上报系统。
但是没有,没有自动维修,也没有上报。
这种不适的来源似乎剖离他的身体。
这是一种他应该不能拥有的系统,情感。
人造人一般来说不存在情感障碍,因为他们没有被给予情感芯片。



“泰亨?”
“是的夫人”
“你来楼下,我有事和你商量”
“好的夫人”

金泰亨从厨房端来一壶红茶,放在桌子上后给田母倒上一杯。
“柾国现在二十五了”田母闻了一下被子里的茶香,“你给他安排安排,明天和郑氏的小姐见一面”
金泰亨本能的回答“好的夫人”
但是他的处理系统没有及时的把行程记录完备。
他甚至停顿了好一会。

是了,又是这种不适的感觉。

金泰亨看了眼田母,他突然脑子里出现田母带他去找实验室的人,这个画面不应该出现,这个画面并没有存在于金泰亨的记忆里。
按理说,他从来不会失去点滴的画面场景。

“没事你就去忙吧”
田母开口。
“好的夫人。”
金泰亨的瞳孔深了一度,又恢复原样。



他开车来到汉堡店,看着菜单上的套餐,他估算了好一会卡路里,才稍微叹口气的选择了一个相对“健康”的套餐。
看了时间,这个时候田柾国应该在和金氏的人吃饭,金泰亨调出日程表,确定好地点后往饭店开。


田柾国出来的时候金泰亨已经等了三个多小时。
但是他不会觉得累,也不会烦躁,所以对于金泰亨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只是走出来看见他的田柾国有些大惊小怪了。
“你怎么在这?”
“你等了多久?”
“你可以告诉我你来了的”
金泰亨看着田柾国落在后面的金氏,稍微点头提醒了一下田柾国。
田柾国和他们打过招呼后才随金泰亨上车。
“你真的买了?”
一上车就闻到垃圾食品神圣的味道,田柾国脱下外套,和着公文包一起扔到后座。
“你让我买的”
金泰亨发动车子,“接下来你没有行程,要回家吗?”
田柾国吧啦着袋子里的薯条,“你至少让我吃完再回家,妈妈才不让我吃这些呢”
金泰亨点点头,他绕道附近的公园停车场,午饭的时间点,这里很安静,就是偶尔的鸽子,也能听到展翅的声音。
“你怎么了?”田柾国侧着眼神大量着不说话的金泰亨,虽然金泰亨平时也不怎么说话,但是这种安静和以往的不一样。
“我?”
金泰亨看着吃薯条的田柾国,他的意识好像在肆无忌惮的疯狂生长,“为什么你在乎我在想什么?”
没有人会在乎一个人造人在想什么,如果他们知道人造人在思考,多数时候是惊恐,然后销毁这个不听话的人造人。
“.....”
田柾国第一次听到金泰亨顶嘴,他有些震惊的看着金泰亨。
“你....”
金泰亨叹了口气的从袋子里拿出附送的纸巾,仔细的给田柾国擦擦嘴边的番茄酱。
“虽然这样说很奇怪,但是我的脑子很混乱,我的信息处理能力并没有出现问题,但是出于某种缘故我的大脑信息处理器出现了我不熟悉的处理系统”
田柾国忍不住说了一句“能说人话吗?”


“我的大脑出现了情感。我不知道怎么办。我知道你为什么亲吻我,并且我想回报于你同样的感情。”
金泰亨说。

tbc.

Geneva and Water.(一章完)

#ooc. ABO
#A和B的故事
#链接见评论

#第一次写坏坏的(?)ABO故事,写得有点,恩,奇怪(?)还带bug大家见谅💦。

#车很破,很破,十分的破!
  (没过科目一科目二的那种破)

#感谢喜欢💜。

一句话ABO

“我喜欢看你即便 闻不到信息素也为我脚软的样子。”

三餐番之薯条和番茄酱

#ooc

朴智旻讨厌番茄酱。
他就是那种吃薯条不沾番茄酱的人。
甜甜蜜蜜的红色粘稠状物一点也不好吃。
薯条还是酥酥脆脆的好吃,撒上盐那就更好吃了。


但是金泰亨不是。
金泰亨恨不得把整条薯条都给裹上番茄酱


朴智旻背上书包往补习班楼下跑。
高三了,他妈看他的成绩单实在生气,每天下课都给他报班,一对一的那种,逃都逃不掉。
朴智旻都跟他妈说了,他就不是学习的那块料。他妈觉得都是他不认真。
终于磨磨蹭蹭做完老师给的卷子,他交上卷子没等老师从厕所出来给他批改一溜烟就走了。
今天和金泰亨约好踢球的,这学习苗苗不好约,朴智旻自然不想错过。


然后朴智旻就很兴庆他没有错过。
“你们干什么!”
他一把把手上刚买的奶茶用力的丢过去,砸到一个穿校服的男生头上。
围着的一群男生自然带着愤怒的表情转过来看着他,他们转头朴智旻才能看清楚被他们围起来的金泰亨的脸。
他能看见金泰亨咬着自己的嘴唇咬得死死的,一下子把朴智旻给心疼的。
他从小到大带在身边的娃娃怎么能说被欺负就被欺负呢。
他扒拉下自己的书包就跑过去揍那群臭小子。
朴智旻也不是没底的人,他初中就黑带的人会怕这几个弱鸡。三几下就把人给打趴咯。
“给他道歉!欺负人家什么了!”
给他掐着脖子按在地上的男生还不害怕的笑出来,“不就摸一下脸吧,更...”
没等他说下去朴智旻又一拳揍上去,“龟孙,滚”


等人连滚带爬的走了,朴智旻才转头看着起身拍拍校服上草屑的人。
“你没事吧?”朴智旻给他拿着书包,看着他小脸皱着心里可惜刚才没多揍几下那几个混球。
“没事,我们今天不踢球了吧?”
金泰亨从他手里拿走书包“我想早点回家”
“他们是不是不是第一次欺负你”
朴智旻陪着金泰亨走,还不忘把自己的书包从跑道上捡起来。
“没有”金泰亨不愿意多说。
“他们为什么欺负你啊?”
朴智旻百思不得其解,金泰亨这样一个好苗苗,长得又好看,不是他吹,是那种放大街上走就有人过来要电话号码的那种好看,怎么会有人欺负呢。
“智旻,你别问了。”
金泰亨停下来看他,那是一种十八年来朴智旻都没见过的金泰亨的眼神。
他看起来想哭。朴智旻想。
“哥带你去吃年糕,别气,下次我还揍他们!”
“...谁是我哥”
朴智旻侧眼看着金泰亨,金泰亨不主动告诉他,他也不会强迫。
但是这是金泰亨第一次对他,也有秘密。



这个秘密朴智旻不久就知道了。
不是金泰亨告诉他的。
是那群龟孙告诉他的。
“怎么啦,他不是喜欢男的吗,摸一下又不会掉肉!”
朴智旻没忍住一下子把那个男生按在地上揍。
“智旻你别打了”
金泰亨拉住他的手,他转头看着金泰亨。
“你在哭,你明明在哭!”
但是你为什么不掉眼泪。
那样该有多难受啊。


教导主任很快就把他们一个一个拉到办公室喝茶。
朴智旻和金泰亨是第二批进去的。
朴智旻站在安静的金泰亨旁边,他的脑子在拼命的消化刚才的信息。
“所以...”他好不容易想要问些什么,金泰亨就开口了。
“你别问。你别知道”
金泰亨拉住他的手。轻轻的。但是在颤抖。
他们从来都能依靠着对方,他们像双胞胎一样。朴智旻一直把金泰亨当作自己的弟弟来疼。虽然他们相差只有几个月。但是朴智旻是真的疼他。
“我知道了也没关系”
“泰亨,有些事情我应该知道”



他们以前总是在这条路上撒欢的跑。
现在他们却沉默着走着。
“你从什么时候就知道的?”朴智旻拉着自己书包的带子,他对那个名词其实还是陌生的“知道自己喜欢男孩子?”
金泰亨叹了口气“你说你喜欢小美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因为他在说到喜欢,他只能想到班级后面的那个男孩子的脸。
“你从初一就?”朴智旻停下走路的步伐“你瞒着我快要五年?”
朴智旻愣住了。
他处理不好自己心里想的。
他不知道他应该责怪金泰亨瞒着他五年,还是他蠢到五年的时间里连这件事情都没发现。
“我以为我们是好朋友”朴智旻的声音听起来委屈极了。
金泰亨有点着急的告诉他“我们是啊”
“但是我让你自己一个人憋了五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蠢!”
金泰亨看着跑开的朴智旻有点不知所措。
他知道智旻肯定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离开他。
但是谁又能保证他们的感情就不会发生变化呢。



但是感情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说变就变。
朴智旻第二天一大早起来,下楼还把他妈他爸给吓到了。
“我去找泰亨背单词”
这下真的把他爸妈给吓着咯。


金泰亨看着朴智旻从家里出来径直的走到他家门口。
他套上外套跑下去给他开门。
“你跟阿姨说了吗?”
金泰亨摇摇头。
“你只跟我说了对不对?”
金泰亨点点头。
“我还是你最好的朋友对不对?”
金泰亨用力的点点头。
“你别怕,我以后还会保护你的。”



现在想起来朴智旻真是为自己的大义凛然感叹自己的英雄气息。
可惜这个保护金泰亨的责任很快就被别人抢走了。
要说还是被他的直系学弟抢走的。
“臭小子,当初就不应该把泰亨的手机号码给你”
“哟,哥,不给我你还放心给别人啊”
田柾国说着把手上剥好的虾放金泰亨碗里,金泰亨顺手夹起来吃了下去。
“金泰亨你居然接受投食我真的看错你了怎么那么不要尊严!我嫌弃你!”
“你别吃醋,要不我给你剥?”



朴智旻实在吃不惯日料。
吃不饱,一点也吃不饱。
送走那对狗粮夫夫以后他走进了附近的一家麦当劳。
点了份套餐。
小姐忘记给他的薯条番茄酱了。
“你好,...”
他习惯性的跟服务员说,为什么有这个习惯,因为金泰亨每次都让他去柜台多拿几包番茄酱。
“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
“啊,没事,谢谢。”
朴智旻没有拿番茄酱,他随便找个座位坐下来。莫名其妙的给金泰亨发了条短信。

“田柾国那个臭小子喜欢番茄酱吗?”
金泰亨很快就回复他了。
“你们真配,你们都不吃。”

“切,那个臭小子模仿我!”朴智旻又回复他。

“对啊。模仿你保护我啊!”


“我会保护你的。”
朴智旻对金泰亨说。
田柾国对金泰亨说。
金泰亨对他们说。




#!旻旻对泰泰就是那种纯粹的哥哥对弟弟的爱!泰泰也把旻旻当成家人来爱!没有爱情成分,没有。